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爱回故乡

爱回故乡

时间:2021-10-20 08:48:01 作者:网络 来源:魏梓宜

魏梓宜

博士毕业的林富强从动车站出来,坐上了返乡的大巴车。

窗外是连绵不绝的青山和一大片蔚蓝的、点缀着几朵悠悠的如同棉花团一般的白云的天,那是他在外求学7年未曾见过的风景。偶尔窗外会掠过几片水塘,泛着点绿,有几只陈旧的小木排孤寂地浮在上面。

在不知掠过多少片水塘,翻过多少座山后,视野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海。深蓝色的海面上点着无数颗白点,不用说他也知道,那是附近渔民用来养殖的泡沫柱。林富强下意识地攀上了他手腕上的那条细长的疤。那是他小时候贪玩,用手去抠家里的泡沫柱,然后被爷爷发现用竹条抽出来的。直至今日,他回想起这件事,仍然会为细长的竹条所爆发出来的威力而惊叹。

隐约之间,他好像听见了海的声音。林富强打开了车窗,一股裹挟着树木清香的咸湿海风扑面而来,吹响身后用家乡话聊天的人群。“唉,今年鲍鱼又卖不出去喽,亏本大喽。”分明是行驶在平坦的柏油路上,但此刻望向窗外的林富强,看着犹如徐徐展开的画卷般出现的、承载了他10余年回忆的小镇,内心竟有些起伏。

“富强!”刚迈出车门,林富强就听见有人大着嗓子,用家乡话喊他的名字。扭头一看,是一个身着藏蓝色衬衫,皮肤有些黝黑的男人。

“……二叔?”林富强有些迟疑地开口。

“你小子还记得我呀?”二叔一个箭步向前,不住地用他那宽大而带有厚厚茧子的手摩挲着林富强略微细嫩的手背。二叔咧开嘴,露出两排烟熏黄的牙,笑着说:“我在你小时候还抱过你咧,那时候你……”说着,还不忘帮林富强提起行李。

途中,林富强忍不住用充满好奇的眼光重新打量着被大山半拥着的小镇。码头整整齐齐地停靠着一艘艘大船,无风而平静的海面像一大块翡翠,嵌在用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围栏中。原先污水横流的街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柏油路。绿色的大型垃圾桶像腆着大肚子的男人,对他笑呵呵的。他的嘴角也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微笑。

拐角处,二叔用眼神向林富强示意:“都到这来了,要不上去看看奶奶?”二叔口中的奶奶,准确来说,是林富强的太奶奶。人到杖朝之年,身体依然还硬朗,在海拔400米的山上住着,上上下下都不带喘气的。林富强点了点头,自从他离开这海滨小镇外出求学,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太奶奶了。

拾级而上,路边的景色与以前一样。一丛丛绿色的野草在路边野蛮生长,多如繁星的蓝色的牵牛花点缀其间。不远处的红砖房旁栓着一条大狗,此刻正弓起身子冲林富强他们大声吠着,声音在这宁静的山间回响着。

与想象中不同,太奶奶家原先的瓦片小木房变成了3层小洋楼,门前还铺着写有“出入平安”字样的地毯。见到林富强,太奶奶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强强?”

“是我,强强。太奶奶!”林富强一个箭步向前,俯身把太奶奶皱如橘子皮的手包入掌心。

“强强!好久没有见你喽,还以为你忘记奶奶了。”太奶奶强忍着鼻头的酸意,用另一只手摩挲着林富强的手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强强吃了没有?看你都瘦了啊,饿不饿?奶奶给你煮面!”说罢,拉起林富强就往里屋走。

里屋的陈设并无多大变化,只是水泥糊的灰扑扑的墙被重新粉刷成白色,地板上也贴上大理石瓷砖,显得整间屋子更加亮堂而已。唯独厨房里的那口灶没有变,四周贴着的绘有彩图白底瓷片因烟火的熏烧而泛着一层腻乎乎的黄色,与这间屋子有些格格不入。林富强上前,伸手抚摸着大铁锅的边缘,童年的回忆如同山间的清泉般汩汩流出。

小时候,每逢周末,他总会被自家奶奶带过来玩。做饭时,也是他自告奋勇来生火。坐在小竹凳上,一边拿着火钳,一边专心致志地盯着火,时不时伸进去夹一下,生怕火灭了。

“强强,面里要不要加点鲍鱼仔?”太奶奶温柔宠溺的询问把林富强拉回现实。

林富强看着那瓶淹着满满小鲍鱼的玻璃瓶,猛然回想起今天在车上的听闻,急切地开口问道:“太奶奶,我们家的鲍鱼卖得怎样?”闻言,太奶奶的脸色蓦然黯淡,眼神开始飘忽不定。“能怎样?卖不出去,堆在那等亏本。”

林富强垂下了头,像只泄气的皮球。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一根细竹条,传言中是万能的,能编筐能做席子,但实际上他单薄无力,连自己家人的生意也挽救不了。这时,手机传来一阵震动。他掏出手机一看,是昨天下单的商品的发货提醒。那是来自山东的一箱苹果,物美价廉。起初林富强是在微博上看见的,配文生动形象,令人忍俊不禁,出于一片想帮助滞销老农的好心,他下单了一箱。仿佛电流通过全身,林富强有了个点子。

“太奶奶,你看,这是我昨天买的山东苹果。”林富强拿起了手机耐心地向太奶奶解释着,“我们鲍鱼也可以放到网上卖,像他们这样。”

“强强,不是二叔说你,这样做真的会有人相信我们吗?”二叔逆着光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点起了烟。

“二叔,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是用网购。”林富强半蹲着耐心地给二叔解释互联网购物,末了補充说,“我在大学学过设计,可以帮忙做宣传。”看着二叔犹豫的神情,林富强又补充说,“我们这种小地方,没有宣传,尤其没有网络宣传,东西根本卖不出去。这事交给我来做,做不好你找我。”

“强强,你是博士,叫你做这些岂不是委屈你了?你应该去干比这更重要的事。”

“二叔你这是什么话?要是我连家人都帮不了,我还算个什么博士?”林富强有些激动地说,“时代在改变,我们做生意的方式也得变。不变的话我们只会落后,就会被淘汰!”二叔被他说得有些动容,点点头示意一切都让他负责。

回到家中,林富强深吸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家乡的种种:果绿色的海泛着白色的泡沫,曾浸过带着砾石的沙滩,曾击打过玄色的礁石。从海天相连之处振翅而飞的海鸥,带来了海水的咸湿气味。远方传来大船的汽笛鸣声,平静的海面如同绸缎般被缓缓裁开。船上的红旗由小变大,逐渐清晰。靠岸后,活蹦乱跳的鱼儿炫耀着这场大丰收。林富强活动了一下筋骨,打开了软件,大干一场。没过多久,一份图文并茂的宣传出炉。打上相关链接和相关标签的几天后,订单如同纸片一般纷纷飞来,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林富强还提出延长鲍鱼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的建议,并且为同乡待业的青年人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

林富强笑了。他看向挂在窗外的那根竹条,镀着旭日的金光,再一次为它惊叹。

就算是再瘦弱的竹条,为了家,还是会爆发出无穷的威力。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