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假证故事

假证故事

时间:2021-10-20 07:32:56 作者:网络 来源:魏炜

魏炜

傍晚下了班,李辉特意绕到老秦家卤肉店,买了几个卤猪蹄,这才往家走。他老婆冬梅最喜欢吃老秦家的卤猪蹄了,这几个卤猪蹄,就是他特意买给老婆的,要犒劳犒劳她。

李辉的儿子李晓磊最近交了个女朋友,还挺情投意合,发展很快,再过些日子就该登门了。老两口可不想让自己家给儿子减分,要尽最大限度地收拾利落。李辉当着这个局长,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工夫啊,这活儿就落到了冬梅身上。这些日子,可把冬梅给累着了。家里除了地板没换,能换的都换了。按冬梅的话说,比她上班累多了。

李辉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特意绕远来买卤猪蹄。

回到家,他把卤猪蹄递给冬梅,慈眉善目地说:“还热乎着呢,赶紧吃吧。”冬梅把卤猪蹄放到一边,兴奋地问他:“你看咱家有啥变化?”李辉往屋里扫了一眼,说道:“你把咱家的画换了!”

他家客厅的墙上,原先挂着一幅水墨山水,镶在玻璃镜框里。现在换成了一幅油画,油画中是一片松树林,林中绿草如茵,间或还开着些小花,倒是显得生机勃勃。他不觉点头赞道:“这个好,省得咱们屋里显得沉闷。”冬梅高兴地说:“你说对了。我去画廊,一眼就选中了这幅。看着绿色,让人眼睛舒服,心情也舒畅。”李辉说:“是啊,和咱家的装修风格也更配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原先那幅画呢?”冬梅说:“我拿楼下垃圾桶那儿了。”李辉撒腿就奔楼下跑。

垃圾桶邊已空空如也。李辉站着发了一会儿呆。有几个倒垃圾的邻居看到李辉,问他怎么啦?李辉忙着掩饰说,他有份重要的文件找不到了,怕是扔垃圾桶里啦。邻居就对他说,收垃圾的两个小时前来收走的,现在该运到垃圾场了,估计没得找了。李辉只好回到楼上。冬梅问他:“那画怎么啦?”

李辉说那幅画的作者现在有点儿名气了,那幅画也该值点儿钱啦。冬梅懊悔地说:“你看看,我光想着把家里收拾利落了,也没跟你说,就把画扔了。”李辉安慰她两句,心神不宁地草草吃完饭,就借口要查资料,关到了书房里。

他在想着该怎么办。

在那幅画后面,藏着一张卡和一张假身份证。

那张卡是他10年前偷偷办的。那时候,他还在当处长,主持局里的一个基建项目,承包方悄悄送给了他40万块钱。他当然知道这算受贿,但实在忍不住啊,收下了,又怕不慎露馅,还是存到银行里踏实。可是,现在这网络太发达了,只要是用你名字存的钱,一查就全露底。他灵机一动,想到利用假身份存钱。他偷偷复印了门卫室李德龙的身份证,寻到一个假证贩子,让他按李德龙的信息给自己办个假身份证,当然照片得换成他的。一周后,他取到了假身份证,就用这个假证开了一张卡,把那笔钱存进去。他把那张卡和假身份证都藏在那幅画的后面了。

后来他当了副局长,权力更大了,但上面管得严了,查办的力度也大了。他岁数也大了,更看得开了,小富即安嘛。他再也不拿非法的钱了,这张卡和假身份证也就再没动过。

40万,当然不能白白丢了。可没了卡,也没了假身份证,怎么才能取出钱来呢?当然是先办个假身份证,然后去补卡,再取钱。他打定了主意,找出一张照片,塞到了工作证里面。

第二天上班时,李辉推说有事,让后勤处长帮他查到了李德龙的信息。李德龙早两年就不干了。下午,他抽了个空,悄悄化装了一番,套上了一身很普通的旧衣裳,戴上帽子,还用大墨镜遮住大半张脸,这才离开办公室,来到了假证贩子比较集中的师范大学东门外。

他刚站定,正左顾右盼,就凑过来一个戴墨镜的小伙子,小声问道:“大哥,是要做证儿吗?”李辉说:“想做一个。身份证,能做吗?”小伙子迟疑了一下,才说:“我不能蒙你啊。真正的身份证,里面有芯片,放机器上读,能读到里面的信息。咱这证儿,没有,放到机器上,啥都读不出来。但从外表看,绝对没问题。”

李辉微微一愣。科学的进步,真是日新月异。但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40万白扔了呀。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他就把照片和李德龙的信息给了小伙子,又交了100块定金。两个人说好,7天后来取证。

7天后,李辉拿到了假身份证。从小伙子手里接过假身份证,他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像是假的。再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来对比了一下,也没看出任何问题。小伙子在一旁说道:“我跟你说过,用肉眼看不出这个证是假的,就是不能拿到机器上读。”李辉不好再说什么,收下假证,又付了400块钱。

李辉拿着假身份证,来到银行,要求补卡。

营业员接过假身份证来,先看了看证,又扭脸看了看他。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营业员就把身份证放到机器上,却怎么都读不出信息来,只好又把身份证还给他:“你这身份证读不出信息来,应该是失效了,到派出所办个新的吧。”李辉也不敢多说啥,只好蔫头耷脑地出来。

40万啊,就白白地扔了吗?

李辉转念一想,不禁喜上眉梢。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肯定能把钱取出来。那就是去找李德龙呀。把钱分他一部分,他还能拒绝咋的?说干就干!

李辉回到局里,先跟领导们说家里有事儿,要休几天,当即把工作安排妥当了。回到家里,他又跟冬梅说,要出去开几天会。他出去开会是常事,冬梅也没多问,就帮他收拾了行装。第二天一早,李辉就奔着李德龙家赶去。

李德龙家住在邻市农村。李辉先坐火车,然后改乘长途车,到了县上,又打了辆出租车,一路颠簸来到了村里。跟人一打听,人家说李德龙年前就死了。这还说什么呀,真是一盆冷水浇到头上,把李辉浇了个透心凉。啥也甭说了,他让出租车调了头,又回到了县上。一时心乱如麻,也想不出好主意,只好失魂落魄地回到家。

冬梅惊奇地问他:“这么快就回来了?”李辉推说是临时有变化,只开了半天会。这时,手机响了,他忙着摸过手机一看,见是局里的号码,赶紧接听。打电话的是门卫小胡,小胡说:“李局长,有个小伙子非要见你。我说你家里有事没来上班,他不信,说你再不肯见他,他就去纪委揭发你。李局长,我实在没主意了,才给你打的电话。”

李辉生气地说道:“我走得端行得正,还怕他揭发怎么的?你让他去吧!”他正要挂断电话,却听到电话里有人大声喊着:“我可真去啦,你别后悔!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做假证儿的!”那边,小胡已经挂了电话。那人再喊什么,他就听不到了。李辉心里却猛地一惊,听声音,果然是那个假证贩子。他怎么会找到局里的?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李辉心里悚然一惊。假证贩子要真到纪委举报了他,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李辉忙着拨回电话去。很快,小胡就接听了。李辉说道:“让他等着,我马上就到。”小胡迷迷瞪瞪地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李辉挂断电话,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冬梅问他:“你又干吗去呀?”李辉说局里有事儿,他得赶紧回去处理。

李辉来到大门口,果然看到假证贩子正站在门卫室前呢。他招手让假证贩子上了车,开车来到办公楼前的停车场,停好了车,这才冷着脸问假证贩子:“你到底想干啥?”

假证贩子嬉皮笑脸地说道:“也不想干啥。就是手头儿太紧了,想跟你借点儿钱花。”李辉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肯借给你呢?”假证贩子得意地笑着说:“李局长,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说太透吧?既然你装糊涂,我就点拨点拨你。你为啥找我办假身份证呢?因为你用李德龙的名字存过一笔钱。”

假证贩子接着分析起来了。现在遍地都是自动取款机,只要有卡,随便找台机器就能取钱,根本用不着身份证。只有卡丢了,要到柜台去补办卡,才会用到身份证。李辉要办个李德龙的假身份证,那就说明李辉当初用李德龙的名字办过一张卡,现在卡丢了,那张假身份证也丢了,他得先办了假身份证,再去办卡,好把卡里的钱取出来。

李辉冷笑一声,说道:“即使你猜对了,又能怎么样?”假证贩子得意地说道:“你那笔钱,肯定不是好来的。你吃了肉,我就跟着喝喝汤。”李辉说:“李德龙的卡里有多少钱,跟咱俩都没关系。”假证贩子说道:“李局长,你别跟我兜圈子啦。我简单跟你说吧,当初你用李德龙的身份证去存的钱,银行留着复印件和你的签名呢,一验就能验出来,你跑不了。你就给句痛快话,给不给我钱吧?”

李辉心里一抖,冷汗冒出来了。他這才想起来,当初去存钱时,银行确实留了他的身份证复印件,也让他在单子上签了字。假证贩子找上门来,确实是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假证贩子也吃透了这事儿,暗暗跟踪他,弄清他的身份,以此来要挟,勒索他一笔钱。可以说,他的一切,假证贩子都搞清楚了。他强自镇静下来,说道:“你也知道,你做的假证,补不了卡,也取不出钱来,那张卡里的钱全都废了。你不该跟我要钱了。”假证贩子变了脸,恶声恶气地说道:“我不管那么多。你不给我钱,我就到纪委举报你!”

李辉问道:“你想要多少?”

假证贩子说道:“10万。”

李辉喊道:“10万?我没有!”

假证贩子恶狠狠地说道:“我给你3天时间。3天后,如果我拿不到10万块钱,我就去纪委举报你,你就等着坐牢吧!”说完,他推开车门下了车。

忽然,从地上站起一个小伙子来。假证贩子还没反应过来,小伙子已拧住了他的胳膊,并且大声喊道:“小胡,快来!”门卫小胡手里拎着根绳子跑过来。假证贩子奋力挣扎着,一边喊着:“我是你们李局长的客人!你们要干吗,你们要干吗?”小伙子道:“你再敢乱动我废了你!”

他使劲扭住假证贩子的胳膊。小胡也赶过来帮忙。两个人很快就把假证贩子按到地上,捆了个结结实实。小伙子掏出手机来打电话报警:“警察同志,我们抓到了一个敲诈犯,你们快来吧!”假证贩子大喊:“抓了我,你们李局长也没好果子吃!”李辉也下了车,看到小伙子,愣住了,小伙子是他的儿子李晓磊。他惊愕地问道:“晓磊,你怎么来啦?”

李晓磊说道:“爸,你甭怕他,我录着音呢,他肯定得进去!”李辉沉下脸来,嗫嚅着说道:“可是……”李晓磊明白他的意思,抓住了他的肩膀,小声说道:“爸,您要是犯过错误,咱就跟纪委去自首,交代清楚,有什么处罚,咱接着。可咱不能惯着他,不然,这就是个无底洞,咱填不满呀!”

李辉还在迟疑。

李晓磊小声说道:“爸,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李辉一惊。他也正疑惑呢。李晓磊这才跟他说,是妈让他来的。这些日子,李辉总是心神不宁的,夜里还老说梦话,人也明显地憔悴了,冬梅就觉得他是遇到事儿了。刚才李辉接到小胡的电话,冬梅也听到了,她见李辉惊慌失措地走了,心里更不踏实了,怕他出事儿,就赶紧让儿子李晓磊跟过来。李辉带着假证贩子到了停车场,李晓磊就猫在车边,打开手机上的录音,把他们的谈话都录下来了。他决定抓住假证贩子,把他绳之以法,老爸的问题,也得面对。

李辉颤着声儿地问:“这事儿,你妈也知道啦?”

李晓磊点点头,然后说道:“爸,我妈说了,不管啥时候,咱都是一家人。”

李辉长长地舒了口气。他整了整衣裳,向办公楼走去,要到纪委去坦白了。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地开进来,假证贩子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