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御赐碑

御赐碑

时间:2021-10-20 08:59:12 作者:网络 来源:桑 榆

桑 榆

1

深夜,鼓羊庄村委会主任岳丁正欲熄灯睡觉,突然接到乡长的电话:“岳冲柳的独生子——岳恒带了3000万元,一开春就要从台北回来投资办厂,并祭奠父母。你给我在他家祖坟四周种上松柏,坟前铺一段石板路。”乡长说得不紧不慢。“还有。岳家祠堂里原来有一块御赐石碑,替我立即找回来。”“什么,御赐石碑?”岳丁一听,脑袋顿时“嗡”的一声。说话的声音都跑了调,“那块碑早被人砸了,连影子也没了!”“什么,砸了?!”乡长火了,“用砸碎的石块拼也要把石碑拼起来!这关系到3000万元的投资哪,这责任你负得起?!”说罢,“啪”地搁了电话。

岳丁睡不着了。砸石碑的人叫牛诚,正因为这块碑石,老爸岳胡仁与牛诚反目成了仇人。他岳丁明白自己的骨架有多重,这个主任在牛叔眼里臭狗屎也不如。眼前乡长下了死命令要御石碑,唯一的办法是请老村长岳子松谋划主意。

第二天清早,岳丁来到老村长家,开门见山把来意全盘托出。岳子松没好脸色,愤愤地说:“你们现在犯急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牛叔保护石碑,后来又砸了石碑,前后经过我清楚,你父亲也清楚,全村人都清楚,他们一家为了保护御碑吃了多少苦?!”岳丁就差没有说出自己父亲岳胡仁做下损人的事,于是便断了下文,低下头一言不发。

事情得从土改说起。那年斗倒了地主老财,分田地、分耕牛……鼓羊庄像过大年一般热闹!可谁料轮到牛诚名下。浮财早分完了。牛诚傻了眼,一跺脚掉下泪。村长与工作队一商量,把村外的一座败落的尼姑庵分给他。尼姑庵里有供桌好睡觉,有灶房好烧饭,牛诚光杆一个,拾掇拾掇搬进去自我感觉也挺满意。

22岁的牛诚出脱得人高马大,黑铁塔一般。他长年替人帮工,干活从来不知道偷懒,从不吝惜自己的气力,村子里的人亲热地叫他“憨牛”,他听了憨憨一笑,乐意接受。一天,村长对他说:“牛诚,你也该说亲娶媳妇了,我给你做媒。”谁知牛诚说:“我已经和一个女孩子订下终身了。”村长追问:“谁家的姑娘?”牛诚说一半留一半:“过些天。等我秋后盖上大瓦房,一准告诉你。”村长说:“行,不当媒人,当证婚人。”接着还点拨他,准备盖房,得预先把石灰、纸脚泡成灰浆,用土封严埋在地下,到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立夏过后的第一个阴历十五,牛诚按村长的指导在明晃晃的月光下挖石灰塘,挖着挖着,镢头“当”地崩出火花。地下有石头!这难不倒牛诚,石头愈硬他的气力愈大,他使劲清土,一块碑石露出地面,他“嘿”的一声,硬是把二百来斤的石碑翻出坑,累得他靠在一棵枣树树干上直喘气。过一会儿他蹲下身子看,石碑上雕着双龙戏珠,还有很模糊的“圣旨”二字和一行行碑文。牛诚压根没把石碑当回事,村子里的房界碑、田界碑、墓碑太多了,不稀罕。当他把石灰塘挖成后,便顺手把石碑扔进牛圈,靠在牛槽边上。

冬至过后,瓦房盖好了。没等村长招呼,牛诚主动把媳妇领回了家。岳子松眯细眼一看,哈哈!这媳妇方圆十里没人不认识,她就是当年尼姑庵里的小尼姑——水月!早些年,水月光着脑瓜跟在了空师父后面低着头走路,谁也没在意。想不到现在个头长高了,留了乌发青丝,配一副杏眼柳眉,相貌美得如七仙女下凡一般!

“憨牛与尼姑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春节前夕,你送猪肉,他买鞭炮,总指挥岳子松村长在小学体育场上摆下18桌酒席,全村人挤在一起吃喜酒,放爆竹,然后把牛诚、水月送进洞房,结亲的事办得吉祥喜庆。

巧的是,水月第二年便有了孩子,乐得镇上的父亲拎上母鸡、鲜肉来看外孙。他无意间踱到牛栏边看到石碑,眼睛一亮,十分惊讶。他在石碑上看出了什么秘密?

2

当水月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牛诚的老丈人在镇子里开一爿布店,颇有资产。可是水月7岁那年病魔缠身,人瘦得皮包骨头,药罐子不离家门。为了给水月治病花去多半家产,硬是看不好,这事着实让老两口犯愁,担心她小小年纪无法长大成人。一回瞎子上门算命,说:“这孩子入了空门,百病皆消。”万般无奈,父母把女儿送进鼓羊庄尼姑庵,取名水月。一天,他与庵里的了空师父闲聊,得知庄上的岳家人在南宋时受过皇封,御赐过一块石碑,上面有一段珍贵的文字,只可惜那块碑石在抗战前就失踪了。现在,他在牛蝇乱飞的牛圈里看到了空师父说的御碑,能不高兴?他急忙找来女儿女婿,把碑的来历说了一遍。憨牛心里一“咯噔”,问岳丈:“爸爸,这石碑真的是宝物?”“你没看上面的碑文,记载着宋朝年间,岳家军抗击金兵的事迹。它是鼓羊庄人值得自豪的大事呀!我断定这石碑将来会派上用场,牛诚,你一定要保护好它。”老泰山喝过墨水,见过世面,听他的话准没错,憨牛拍拍胸脯保证:“有我在。就有石碑在!”

可老实人心中搁不下芝麻大的事。一天,他把“御碑”的事告诉了村长,谁知岳子松摆摆手,说:“憨牛呀,革命革到现在,你怎么还不开窍?将来呀,封建残渣统统要扔进历史的垃圾堆!石碑你砸了,用来砌墙铺路,就这么个用处。”其时,村长的远房侄子岳胡仁站在一边,开玩笑地说:“牛叔,你要石碑吗,后山乱坟岗里多的是。我领你去,你想要多少有多少。”牛诚只好摇了摇头。后来,牛诚又把石碑的事说给学校瞿老师听,刚说了一半,瞿老师就打断他的话,叮嘱牛诚:“牛叔,你嘴头上别老是‘宝呀‘碑呀的,现在全国上下抓阶级斗争,你别招惹出是非,懂吗?”

这事真的被瞿老师说中了。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岳胡仁就带上一帮红卫兵来抄牛诚的家。岳胡仁指着牛诚的鼻子说:“牛诚,你放明白点,快把封资修的‘变天账交出来!”牛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胡仁老弟,什么‘变天账?”岳胡仁“呸”了他一口,说:“石碑就是‘变天账,你私藏封建帝王御赐石碑就是为地主老财搞翻天,快快交出来!”牛诚对岳胡仁说:“那碑是烂石头一块,不值钱,早被我砸碎铺路了。”其实,两个月前,牛诚把石碑用泥土砌进厢房山墙里了。岳胡仁哪里相信,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造反派战友们,咱们自己动手,挖地三尺!”一声号令,家中院里被挖成马蜂窝。还好,石碑立在墙中不在地下,他们哪能挖到。岳胡仁憋了一肚子气,走了。牛诚算是躲过了一劫。

第二年,搞“三忠于”“四无限”,到处都是毛主席语录的“红海洋”。一天清晨,造反司令岳胡仁带上人又来了,他不与牛诚搭话,几个人抬起一根木柱,对准厢房的山墙猛轰,牛诚阻挡不得,终于“轰”的一声,大墙倒了,石碑躺在地上一览无余。牛诚一下呆住了。只见岳胡仁兴奋地振臂高呼:“打倒封资修的孝子贤孙!”“打倒牛诚!”紧跟着岳司令派人押着剃了阴阳头的牛诚和瞿老师两人共抬着石碑,挂上黑牌,敲着锣,一路上游街示众,走村串乡。揪斗了二十几天,牛诚被沉甸甸的石碑压成虾背伸不直腰了。岳胡仁还出了个阴毒主意,数九寒天,命令牛诚用石碑铺草当床睡!牛诚裹着薄被睡在石碑床上,寒气攻心,混身打颤,整夜整夜睡不着,惨哪!直到牛诚被折腾得咳嗽吐血,才让他的妻子水月和儿子牛小把他领回家……

3

打倒“四人帮”后落实政策,石碑还给牛诚。半月后,牛诚当着众人的面把石碑砸成几块。

石碑毁了,岳丁就不找了吗?其实,岳丁早准备了另一着棋。他问岳子松:“老村长,听人说,当年你一时高兴,用毛边纸覆在碑文上,拓过几张字模,是吗?”岳子松点点头。他想:也好,石碑没了,让岳恒看看拓片,或许可以让他对石碑有个感性认识,至少可以给他一点物毁影在的安慰吧。岳子松从橱柜里翻出拓片,坦然地交给岳丁,叮嘱他:“纸虽轻,关系着台胞投资的决心。至于原物,你也不必隐瞒,历史的误会谁也改变不了,你要实话实说。”岳丁点点头。

光阴荏苒,转眼间就是清明时节。一天,乡里开来三辆轿车,鼓羊庄人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村口挂了横幅,上面写着“欢迎台胞岳恒先生返回故里,同心协力共建新鼓羊!”岳恒童年随姑父出国念书,现在成为台湾有名的企业家。他一下车便与家乡父老一一握手,第一天,大家领着他参观了故乡的山山水水,和同族的岳家人祭奠了祖坟;第二天,岳恒在村委会办公室里,招待乡亲和来访的记者,岳恒问乡长和岳丁:“二位,石碑有着落吗?”

老村长岳子松本以为岳丁会说,当年是牛诚叔挖到了御碑,但在“文革”中,因御碑受牵连,牛叔受到迫害险死,最后他忍痛割爱砸了御石碑。谁知岳丁一句没提,而是眼睛一眨,变魔术似的让人抬来一款二龙戏珠的“御石碑”!乡长带头鼓掌,全场人都瞪大了眼睛,只有岳子松撇撇嘴感到十分突然。这时,岳恒招呼大家:“停、停,这不是我要找的石碑。”岳子松在一旁嘀咕:“石料是新的,龙凿得像蛇。”

原来岳丁那天得到拓片之后,自作聪明请石匠仿造了一块御石碑,他想以假乱真蒙骗岳恒。没料到,假把戏被岳恒一眼看穿,他恨不能立即钻到地底下去。这一刻,乡长气得直咬牙,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岳子松赶忙劝解,接着他拉着岳恒的手说:“岳恒大哥,依我看不管御碑在还是不在,咱们应该去拜访有病在身的牛诚叔,他是最早护碑的人!”岳恒欣然同意。

十几号人簇拥着进了牛家大院。水月婶搀扶着牛诚一瘸一拐地迎了出来,岳恒赶上去与牛诚紧紧握手。岳恒说:“牛诚叔,水月婶子,你们辛苦了。”牛诚一边咳嗽,一边回答:“欢迎你远道……”牛诚的话没说完,乡长就迫不及待地问:“牛大爷,听说你把石碑砸了,碎石块在哪里,你还记得吗?咱们想办法把它拼接复原起来,好吗?”牛诚弯着腰,“咯咯”了几声说:“你们别犯急。我牛诚憨了一辈子,只在这件事上耍了个‘鬼点子,背地里玩了一回‘调包计。我对水月爸起过誓:‘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保护好御石碑!实际上,真正的御碑没砸,如今还在咱家藏着呢!”在场的人听了很感动,迸发出热烈的掌声!岳恒和牛诚的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4

半小时后,牛诚、水月指点大家驾上船,从院后河塘里把石碑打捞上来。经过流水冲刷,碑文更古朴、清亮。由于碑文是用古文写成,现在少有人认识,经白话文翻译,内容如下:

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金主太宗撕毁和约,攻宋。金太宗亲自统领10万重兵南下,派遣大将宗翰先行。至荒草岭,惊闻战鼓咚咚,震天动地。金将宗翰大惊失色,以为中了埋伏,领着军队仓皇逃窜!

其实是金兵遇上了驻扎在荒草岭的岳家军。岳家军人数不多,但他们与当地民众联合布下了疑阵:悬百羊于树上,置鼓于羊腿下,羊蹄不停地蹬鼓,好似进军号令,让金兵闻风丧胆!为此,宋钦宗得知鼓羊村军民抗击金兵的胜利事迹后,亲笔题写碑文颁赐,并赐村民岳姓,改荒草岭为鼓羊庄。

岳恒看了碑文后,感动得两眼泪光闪闪。他说:“想不到呀,咱们的村名、咱们的姓氏是这么来的,多荣光呀!”乡长说:“我工作多年,第一回听说这儿有如此精彩的历史文化背景,这御赐石碑的确是宝,是镇村之宝!”岳子松语重心长地说:“远离故土不忘家乡历史,堪称表率;牛诚耿耿忠心舍命护御碑,功不可没!”村民们听了之后,都一致赞扬老村长的话最实在,我们应该牢记先辈的光荣传统并努力发扬光大。岳恒告诉大家:“坦率地说,我身在台湾,但没有一天不惦记鼓羊庄,鼓羊的光辉历史世世代代不能忘哪!我提议,借此机会给先人岳飞将军塑个像,建个‘岳公祠,把这块御碑嵌在照壁里,让后人珍爱历史,做个爱国爱乡的人!”

一年后,由岳恒牵头,一座现代化的台资农产品加工厂在鼓羊庄建成了。从五湖四海来这儿洽谈商务的宾朋,总要去“岳公祠”瞻仰民族英雄岳飞,看御赐碑文。人们无不为生活在这方水土的鼓羊人骄傲:发展经济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比翼双飞!

(责编:龙友图:张永海)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