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猎头”行动

“猎头”行动

时间:2021-10-20 09:20:01 作者:网络 来源:李永来

李永来

查理是一名探险家,在十九世纪末带领一群人来到了南美洲的秘鲁和厄瓜多尔一带,这里政权更迭,一片混乱,还生活着很多原始部落。查理作为一名冒险家,最擅长的就是混水摸鱼。

这里到处都是热带雨林,神秘的原始部落就分布其中。查理一行人稍微休整后就进入了雨林,众人顾不得蚊虫叮咬,眼中冒着光,仿佛看见了大批金银珠宝。

众人正在行走时,副队兼向导乔治打手势让大家停下,只听从前面隐约传来了打斗声。乔治找到一个视野好的地方,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后,回来跟查理说:“老大,前面应该有两拨当地土著在打仗,我们怎么办?”

查理想了想说:“先看看情况再说。乔治,能认出来他们是什么部落吗?”乔治经验丰富,在这里待过十几年,还会说当地的土著语,因此查理想尽办法把他招到了麾下。此刻查理轻轻地回道:“希瓦罗人。现在,他们应该是在进行一年一度的猎头行动。”

查理还想问些什么,却发现乔治的神情突然紧张起来。查理回过头,看见一群身披树叶,拿着弓箭的土著正凶狠地盯着他们,探险队的其他人都端起枪如临大敌。乔治见状赶紧过去,跟一个扎着辫子的土著首领低声交谈,首领库鲁克看了看探险队手里的枪,点了点头。

乔治跑回来说:“老大,他们要带我们回去。”查理看了看对面上百名手拿弓箭的战士,点了点头。

探险队被土著人围在中间往前走。查理发现他们很多人的腰间都挂着血淋淋的人头,应该是敌方部落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把人头拿回去有什么用,乔治悄悄地给他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在西瓦罗人的文化中,每年都会上演一到两次猎头行动,部族里的战士会将敌对势力里的男人杀死,将他们的头颅割下,用锤子、锯子等工具设法分离颅骨、脂肪和皮肤,再反复填充滚烫的石头和沙子,直到头颅缩小到拳头大小,一件干缩人头就制作成功了。希瓦罗人制作这些干缩人头是为了摄取头颅内灵魂的力量,然后这些人头就成为了部落强大的象征。

说话间众人回到了部落,很多女人和孩子都站在外面,看到大家平安归来,发出了热情的欢呼。首领库鲁克把查理和乔治让进一间大房子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会儿,乔治翻译说:“他们想要我们的枪。”

查理一愣,看来这些土著人也知道枪是好东西,所以在雨林里才没动手,现在自己一行人进了他们的大本营,成了瓮中之鳖。但是查理可不打算束手就擒,没有枪能不能走出热带雨林都是问题。

查理皱着眉头四处打量着。这是一间用石头垒成的很大的房子,墙壁上挂着无数的干缩人头,它们仿佛在诉说着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查理脑中灵光一闪,表示他们可以把枪留下,但是希望可以换取一些干缩人头。

库鲁克想了想,部落里的干缩人头越来越多,用来交换另一个世界的强大武器,这买卖很划算,就同意了。

探险队带着几百个干缩人头回到了欧洲。乔治不理解查理带这些人头回来做什么,查理笑着说:“马上你就知道了。”

查理找来报社的朋友,让他们写几篇新闻来报道探险队去南美的经历,尤其要着重介绍干缩人头。在报纸添油加醋地渲染下,原本平淡无奇地经历一下子变得惊险异常,可谓是九死一生,探险队最终得到的,就是那些充满着异域风情的干缩人头。“热带雨林里原始部落的神秘战利品,囚禁着亡者灵魂的干缩人头。”这样的宣传引起了欧洲人的极大兴趣,无数的资本家和官员乃至王公贵族都希望得到这样极具神秘感的干缩人头。几百个人头很快销售一空,查理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干缩人头成为了欧洲上流社会中非常流行的收藏品,价钱也随之水涨船高,达到了一个人头能换来一两黄金的地步。查理用卖人头得来的钱买来更多的武器,招募更多的人,再一次来到了南美洲,他要继续和当地的希瓦罗人进行人头贸易。

乔治疑惑地问:“老大,武器带着多不方便啊,我们为什么不用英镑去购买干缩人头呢?”查理笑了笑说:“在南美洲的野蛮之地,拳头比道理有用,枪也比钱好使。而且,他们有了枪,就能带来更多的干缩人头。”乔治心中一颤,不敢再说话。

库鲁克酋长面对带来的新世界的武器,用那些仅有象征意义的干缩人头就能换来新世界的枪炮弹药,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还说要和查理长久地合作。

这一趟,查理把当地的干缩人头都买了过来,有两千多个。回到欧洲,查理没急着把干缩人头脱手,而是成立了一个贸易公司,他决定要把这份人头贸易的生意,长久地做下去。查理从一名探险家成功地转型为大资本家,成为了欧洲上流社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报纸的刻意渲染下,干缩人头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两千多个人头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抢购一空。嗅到巨大商机的查理决定第三次去南美洲,乔治劝道:“老大,我们去年已经把那里的干缩人头都买走了,他们几百年才存下了两千多个,我们现在去还能买到吗?”

查理神秘地笑了笑,說:“你忘了我们去年留在那儿的武器了吗?我说过,有了枪,就能带来更多的干缩人头。”

查理所料不错。为了换来更多的先进武器,希瓦罗人各个部落之间的斗争越来越频繁,猎头行动从每年一到两次演变到一月一次。无数的死者头颅被割下来,制作成干缩人头,用来交换查理带来的武器,而这些武器,又会带来更多的人头。

查理带着将近一万个干缩人头回到了欧洲,他的人头贸易公司也越做越大,生意已经延伸到了非洲和大洋洲等地。每年,都会有查理的手下去世界各地进行人头贸易,无数的武器被送出去,换来无数的干缩人头,最终都变成了钱,进入了查理的腰包。

可是好景不长。人头贸易的利润实在太诱人,其他人也想分一杯羹,市场上很快冒出了很多家其他的人头贸易公司,这让查理压力倍增。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时,查理收到无数的客户投诉,说卖给他们的干缩人头是假的,不是人头,而是用动物的头做的,要求退货。查理把那些退回来的人头剖开一看,果然是用动物的头颅做的,看来那些土著人也学会弄虚作假了。鉴于近年来人头贸易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查理决定再去美洲一趟,看能不能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

查理和喬治再次见到了库鲁克酋长。库鲁克愁眉苦脸地说:“最近收割下来的人头越来越少,而猎头行动已经发展到了一星期一次。”查理随着库鲁克在村里走了一圈,无数的尸体被丢弃在路边,很多都是妇女和儿童。在以前,部落间的战争是不涉及女人和孩子的,而现在,为了新世界的先进武器,无数的枪口也对准了他们。

三人来到第一次见面的大房子里,现在只有几十个孤零零的干缩人头挂在那里。查理眉头紧皱,库鲁克还在不住地叹气。查理一抬头,看到库鲁克脸上涂抹着绿色的汁液,好像是一种奇怪的图案,问他是什么东西,库鲁克说那是当地一种神秘的颜料,涂在脸上后便于在雨林里隐藏,而且这种涂料能在脸上保留很长时间。查理问:“那你脸上的图案是怎么回事?”库鲁克一愣,说:“这是我们部落的象征,只有酋长才有资格把它画在脸上。”

查理决定制作特质的干缩人头。他告诉库鲁克酋长,在割下敌人的头颅后,先不要分离脂肪和皮肤等,而是在上面画上各种图案,做成特制的干缩人头。当地土著人依言而行,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头颅被割下后血液不通,颜料无法渗透到头颅内部,做出来的干缩人头卖相很差,还不如以前的呢。查理又陷入了苦思冥想,既然死人的血液不流通,那么活人的呢?

查理告诉库鲁克酋长,下次进行猎头行动时,要把敌人活捉过来,根据俘虏不同的脸型,在上面进行不同的雕刻涂色,直到涂料浸入头颅内部,再进行干缩人头的制作。这样制作出来的干缩人头,花样繁多,颜色各异,比原先皱巴巴的干枯人头好看多了。

凭借着特制干缩人头,查理再次抢占先机,夺回了大部分的人头贸易市场,重新成为欧洲炙手可热的焦点人物。查理顺势推出了订制干缩人头业务,客户可以任意指定自己喜欢的图案,查理找来脸型适合的俘虏,让人在他们脸上刻上相应的图案,一个月后,客户就可以收到自己心仪的干缩人头了。

为了得到更大的利润,查理决定要抢回非洲人头贸易市场。他招募来许多雇佣兵,组建了一支小型军队,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非洲。其他几家人头贸易公司很快就望风而逃,查理带着手下找到了非洲东部最大的部落——布须曼人,酋长巴利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巴利酋长邀请他们参加当地一年一度的火舞节。好不容易庆典结束了,查理想和巴利酋长好好谈谈合作的事,巴利摇着头说:“客人们远道而来,怎么能不先吃点东西呢?”查理等人只好又参加了晚宴,刚吃完饭,查理觉得肚子疼,想去方便一下,刚站起来就倒了下去,其他人的情况也很不妙,都在捂着肚子哭喊。查理的意识渐渐模糊,隐约听见巴利酋长说:“现在的人头贸易越来越难做了,这些欧洲人的头颅也可以拿来用嘛。”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