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爱情故事>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时间:2021-10-20 08:07:32 作者:网络 来源:狐狸九

狐狸九

“差一点,你就是我的女人;差一些,手牵手的完整。却在对的时间错过对的人,抓不住幸福时分……”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歌声,我又开始思念杜肖了。

“如果我们早点相遇,是不是就可以不必差一些?”这是杜肖送我离开时问的第一个问题,我没有回答。

“如果小唯没有出事,你会不会选择接受我?”这是杜肖问我的第二个问题,我继续保持沉默。

“木木,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这是杜肖问我的第三个问题,我依旧没有回答。

其实,并不是没有答案,而是我终究过不了小唯那道坎儿。

第六感的暗示

小唯是我的高中好友,人长得漂亮大方,性格还特别豪爽,除了学习成绩差点其他方面表现都是A+,所以我一直把小唯当作我的女神,因为我除了学习好点,其他方面都不尽如人意。可能优势差距太明显,以至于老天爷都觉得我们十分互补,把我们撮合成了最好的闺密。

大学的时候我们虽不在同一个校园,但也间隔不远。所以小唯有事没事经常来找我,继续陪我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聊的次数多了,我也就记住了“杜肖”这个名字。

“木木,我和你说,杜肖打篮球真的超帅,你有时间真应该去看看。”小唯对我说的时候,满眼的爱意。

我知道这家伙是动情了,于是打趣她说:“我去看了,你就不怕我也迷上他,和你抢?”

“怎么可能,你才不会做这种事。再说他不会喜欢你这种书呆子的。”小唯想都没想就辩驳道。

“哈哈……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我不过逗逗你而已,你都这么护着。”我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可是,”小唯突然看着我认真起来,“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木木,我们就再也不是好姐妹了。”

看着格外严肃的她,我反问:“那我们是什么?”

“仇人!”小唯很清晰地回答,“不是情敌,而是仇人。所以木木,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嗯,我答应你,我们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承诺道。

不是随口一说,而是我很笃定不会有那么一天,因为我们喜欢的男生不是同一种类型,所以小唯喜欢的杜肖一定不满足我找男朋友的标准。但是看着小唯严肃的脸,听着她认真的话语,我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木木,你和杜肖现在是我最珍惜的,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记得你答应我的。”

“嗯。”我郑重点头。

不知为什么那时的我没来由地有些心慌,也许是她口中的仇人吓到我了。但我还是相信我们一定都会好好的。

預料不到的未来

自从上次见过小唯,我们再见面已是三个月之后。小唯约我的时候正赶上我在星巴克做兼职,于是我们便约在我上班附近的地方见面。

“木木,木木,我们来了。”

周三下午店里人不多,尽管我还没看见小唯的身影,但是她欢快的声音早已入耳。

“小唯?”我连忙放下手头的活儿,应声道。

“嗯,是我。”说话间她已来到我眼前,旁边还站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介绍给我说,“木木,这是杜肖。”

“你好。”我点头回应。

“杜肖,这是木木,我最好的朋友。”小唯继续介绍道。

“你好。”

这是我和杜肖的第一次见面。最普通不过的认识,因为共同的熟人而联系到一起。

“你们先找个位置坐,等我一下,我还有十分钟下班。”相互打过招呼后,我对小唯说。

“嗯,不着急,你忙你的,不用在意我们。”小唯说完便拉着杜肖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我交接工作完毕,下班。

三人来到一家餐馆,点好餐后,趁杜肖去卫生间的空当,我问小唯:“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还没有,感觉应该差不多了。”小唯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怎么,人家追求你,你要装矜持?”我逗她。

“不是。”木木摇头道,“是杜肖说接受不了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今天才请我出来吃饭,我又拿不准他的意思,所以才叫你一起来的。”

我点点头,“好吧,一会儿吃饭我仔细观察观察。”

杜肖回来没多久,我们的菜就上来了,基本上是他俩在聊,我安静地做个能吃的灯泡,只听不说。

“你觉得怎么样,木木?”除了我们家亲戚,这是我第一次被男生称呼得这么亲密。

我不知道杜肖怎么会突然叫到我,一时有些茫然,抬起头看向小唯询问:“什么怎么样?”

我才发现小唯的表情有些异样,笑得有些勉强,她回:“杜肖问,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游乐场玩怎么样?”

我忽略了他们之前谈论的事情,看到小唯的表情有些异样,以为她不愿意,于是接话道:“哦,我周末还得兼职上班,没空。”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可以下次再去?”说话的是杜肖。

我再后知后觉也突然明白了小唯的表情,突然觉得生活原来这般爱开玩笑,之前的一句玩笑竟然成真了,看了一眼杜肖回道:“不了,你们去玩吧,我还准备考研,没那么多时间出去。”说着我看下时间继续道,“今天谢谢你和小唯的招待,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晚上又没热水用了。”说着准备起身离开。

“木木……”小唯欲言又止。

“不客气,下次换你招待便是,有机会再见,路上注意安全。”杜肖说。

“嗯,拜拜。”说完,我便离开了。

我以为大家都是成年人,许多事不用说明白都该懂,但是偏偏我们在遇到感情的时候常常理智全无,像孩子委屈无助。

那晚回到宿舍后,我就接到了小唯的电话。

“木木,杜肖是我喜欢的人,你不要和我抢,你可不可以退出?”小唯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

我有些心疼地说:“小唯,我们只见过一次面,我对他没有感觉,你相信我,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我知道的,木木,对不起。”小唯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是,可是那天我看见的杜肖,不一样。木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唯,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们会在一起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我不是杜肖,判断不出他到底对小唯是什么感觉,对我又是何意。

那晚之后,我和小唯之间似乎竖起了一道墙,尽管我们都努力如常,可还是渐行渐远。关于她和杜肖之间的发展,小唯再沒有向我提起;她和我之间,小唯再不似从前那么热情,也许这就是成长,一路跌跌撞撞,总要失去些什么,不过好在我考研成功了。

我们都低估了自己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故事应该就此结束了,从此我会少些压力,找到适合自己的Mr. Right。可是,我们终究都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方。

因为九月的开学季,我和杜肖重逢了。

是的,没有小唯,只有我和杜肖两个人。

在新生报到处相遇的刹那,不知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转身逃离,连最基本的打招呼都做不到。

“木木!”杜肖没有给我走掉的机会,我想走的瞬间就被他拉住了,“好巧,你也考了这个专业。”

看着他不似玩笑的脸,我觉得是我想多了,于是回应道:“嗯,我本科专业就是学的这个。”

“哦,那你应该考得挺顺利吧,不像我这种跨专业考的,太难了。”他说得很真诚。

“跨专业竟然能考进来,你是真学霸呀!厉害~”

“学霸算不上,只是一心想着要考进来,所以就一直努力着。”他解释。

“哦,呵呵……”我笑了笑说,“那有时间再聊,我先去办报到手续了。拜拜。”

“嗯,好的。我也赶紧回去收拾一下,课上见。拜拜”

杜肖提到了上课,我才反应过来,以后的三年我们便是同学了,是要在一个班学习的,想到这些,我开始慌了,担心小唯误会。

办理好一切,我给小唯打了个电话,把在学校见到杜肖的事情又和她说了,就像我担心的那样,小唯又哭了。

“木木,你知道后来为什么我没有和你说他吗?”

“不知道。”

“因为上次之后他没找过你,也没问过我任何你的消息,我以为就像你说的,他只是一时好奇而已。再加上后来他在准备考研,我以为他不想在大学里谈恋爱,所以我陪着他备考,可是……”小唯停了一会儿继续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竟然还是为了你。”

“也许只是碰巧考到了一起,他又不知道我要考哪儿。”我只能这样安慰小唯。

“他知道的,他知道的……”小唯在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从同学的手机上看到了他朋友圈发的状态,他说,‘终于梦想成真,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你身边了。木木,我宁愿自己是傻子……”。

之后的我一直无话,小唯哭得很难过,我听得更难过,说好了都要好好的呢,为什么我们现在成了这般。我说我对杜肖无感,小唯说信,但是她更信杜肖对我是真的喜欢。于是,从那以后,我们三个开始了奇怪的循环:小唯喜欢杜肖,杜肖喜欢我,而我在乎小唯。

因为小唯的缘故,除却上课我对杜肖的碰面一概避之,上课隔着距离,下课不在一起,就连做课题时也都尽量和别的同学一组。我以为我会做得很好,至少毕业之前,我不会和杜肖再有任何交集,可我们谁都不是圣人,那些我以为的仅仅是我以为的。

你有没有一点在意我

研二快结束时,导师布置了暑假任务,这一次我和杜肖被分到了一起。

正当我要和导师要求换一组的时候,杜肖举手了,他说我们两个假期不在一起,恐怕不能很好地配合,要求换组,导师同意了。我明白他知道了我的想法。

下课后走过他身边时我说了一句,谢谢。

杜肖拉住我说:“不用谢,能不能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只要一分钟。”

大概是杜肖的眼神太过诚恳,我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这是我和杜肖第一次并肩走在校园的路上,他先开口:“谢谢你给我时间。”

“你这样说,让我很不好意思,我又不是什么大忙人。只是我们……”我想他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的,比起我,你更在意小唯。”杜肖说得有些无奈,看着我要道歉的样子,他忙说,“你不必道歉,感情里没有对错,我只想你知道,其实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小唯。我知道她很好,也知道她为我做了很多事,但是感动不代表喜欢。其实,那次吃饭只是想要对小唯表达感谢,顺便和她说声对不起的,因为她的感情我回应不了。没想到遇见了你,我怕我的追求会让你为难,所以我开始努力,想要自然如常地陪在你身边,让你看见我,没想到即使我有理由出现,你还是会选择闭眼不见。”

听完,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杜肖见我欲言又止的模样,继续道:“木木,我在你身边两年了,我不奢望你会答应我的追求,只求你别再那么冷漠,哪怕我们只做同学也好,我只希望以后我们碰到的时候,你会和我打声招呼,而不是转身离开。可以吗?”

“我……对不起,我……”

“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看到杜肖眼里的忧伤,只好老实回答:“不是,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既然不讨厌,那就当你答应了,明天开始做同学。”

“你何必这样让我为难?”我看着他问道。

“因为我快压不住了,木木。每天告诉自己要忍着不去找你,不能打扰你,真的很辛苦。”杜肖说得有些激动,“这么久了,连喜欢你,想要对你好都得忍着,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

我没有接话,只是看着眼前的他,有些想哭。

怎么会不在意!两年了,对一个天天出现在你生活里的人怎么可能没感觉。生病时,舍友陪着去打点滴,到晚上时舍友有事,剩我一个人在校医室,有点害怕,却不经意看见门外座椅上睡着的杜肖,我没有喊他,但是闭眼睡得很安心。第二天醒来后杜肖早已走了,我们都默契地装作对方不知道。兼职上夜班,有时候回学校会很晚,但是从未觉得害怕,因为我知道杜肖一直跟在身后,不远不近。做课题任务时,偶尔遇到的一点难题都会很容易地解决,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杜肖总能及时地发给我一份邮件……这么多的好,我怎么可能忽略掉!

就像杜肖说的,这么久了,忍着喜欢一个人真的很辛苦。所以看着他,我很想哭。

我曾信誓旦旦地向小唯保证,我绝不会对杜肖有任何想法,可最后我还是背弃了誓言,当我察觉到自己看不见杜肖会想念的时候,我便心慌,从此无法再直视小唯的眼睛。

所以我开始渴望假期,渴望逃离,我怕再一次同杜肖这样并肩而行,我忍不住說喜欢。

那些不好,我来扛

读研的最后一年,小唯给我过生日,就当是为我饯别,因为我申请到了国外的大学,我想欢欢喜喜地过完在学校里的最后一个生日,潇洒地离开,却不曾想,小唯出事了。

杜肖说是他的错,他本想在楼下送个蛋糕就走的,但没想到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小唯。

小唯便误会了,以为我和杜肖在一起了,我过生日是为了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杜肖想要和她解释,小唯却只想要我的解释,拉扯之间,小唯从楼梯上滚了下来,磕破了脑袋。

小唯的家人过来时,我和杜肖已经在急诊室外等了一个小时,我看见她妈妈的时候,想要上前说声对不起,却换来了一个巴掌。

“你干什么?”杜肖拉过我,有些愤怒地冲小唯的妈妈吼道。

我急忙拉住杜肖,防止他和小唯妈妈发生冲突。杜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我右面略微红肿的脸有些心疼。

小唯的妈妈虽然被小唯的爸爸拦住了,但她仍然生气,她指责我狼心狗肺,说小唯一直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可我缺德得很,不仅抢了杜肖,现在还害了小唯。若是小唯有个万一,她会找我拼命!

虽然是晚上,但是医院走廊里来回走动的人不少,即使大家再无心也听得到小唯妈妈对我的指责,即使大家互不相识,但不妨碍他们对我的一致声讨。

“你听到没,这种人心不正,可怜一直把她当朋友的那孩子……”

“年纪轻轻的,真是……”

尽管杜肖在听到小唯妈妈骂我的第一句后就捂住了我的耳朵,可他们说的所有的话我一字不落地听清了。

杜肖看见我的反应有些急了,在我耳边吼道:“木木,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听明白没!”

“我明知道小唯喜欢你的,我知道的……”我抬起头看着他说,尽量不让眼泪落下来。

“冷静!听我说,这事和你无关,我来扛。”杜肖托起我的脸认真道,“我从未和小唯谈过恋爱,况且你也从未答应过要和我在一起,何来争抢一说?木木,你是聪明的,不要犯傻。好吗?”

看着杜肖的眼睛,我下意识地点头。

杜肖这才稍稍放松下来,我看着他转身走到小唯的父母面前,向他们解释说他和小唯只是大学同学,不是恋人关系。关于我,杜肖说是他一直在追求我,所以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要和小唯争夺什么。至于今天的事情,更是和我无关……就像他刚刚说的那般,他扛起了所有的“坏事”和恶语,把我护在了身后。

“叔叔,因为我是个男人,我要对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负责。我知道小唯喜欢我,但我从未接受过。我爱的人一直都是木木,这事我在考研之前就和小唯说过。对于小唯的感情,很抱歉我回应不了。希望您理解。”杜肖说完深鞠了一躬。

尽管杜肖一直在解释,但小唯的父母依旧没有好脸色。我知道,作为父母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我理解他们的情绪,可我那时更心疼杜肖,明明他什么都没错……

两个小时后,小唯被医护人员推到了病房,一切平安,我和杜肖终于松了口气。因为,若是小唯真的有个万一,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本来打算进去看看小唯,却被她的父母挡在了门外,杜肖只好带着我先回学校,安抚我说另找时间过来。

我没有反驳,同他一道离开了,我知道若小唯醒来,大概也是不愿见我们的。

我们终究差一些

那晚之后,直到小唯出院,我都没能见到她。给她发短信解释也没回应,打她手机一直也不接,我想这一次小唯大概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仇人。

杜肖仍旧对我很好,只是这份好他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他怕我因为小唯的事而内疚,也怕我因为小唯而再一次疏远他。

出国时,杜肖来送我。

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杜肖连着问了我三个问题,我都没有回答,不是没有答案,而是我终究过不了小唯那道坎儿,所以我不想给杜肖任何无期的承诺。我从未想过我的喜欢会成为一把剑,割伤了我们三个人。

“杜肖,好想说我也喜欢你,可是……”看着他,我在心底暗自思念,许久道了一声:“保重,杜肖!”

“连再见也不说吗?”杜肖问我。

“呵,已经广播了,我走了,拜拜!”说完,转身再不停留。

“差一点,你就是我的女人;差一些,手牵手的完整。却在对的时间错过对的人,抓不住幸福时分……”没精力注意是谁的手机在响,只觉得这歌唱得好像我与杜肖,我们两个终究是差一些。

再见,杜肖!只有你不在的时候,我才敢说喜欢,我才敢奢望再见!愿你、小唯还有我,以后都能好好的。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