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传奇故事>那年花开恰拂晓

那年花开恰拂晓

时间:2021-10-20 08:55:54 作者:网络 来源:止归

止归

陈晓生于凌晨,故以“晓”为名。“晓”字简单明快,像穿透林叶的第一缕阳光,轻盈如蝉翼,扑闪开了柳风花雨。

他像青葱年岁里的白衣学长,有几分乖巧,也有几分正气,还有一点逐渐收敛的桀骜。他喜欢打篮球,或许深谙其中的玄机—球跳得再野,仍处于掌控之中;球抛得再高,理想归处仍是篮筐,而不是散漫的虚空。

陈晓的俊朗无需赘言,他的眼睛容得下深情也挑得起邪魅,但这在演艺圈中并不稀奇。好看的皮囊如遍野春花,盛放有时,凋零有时;而思想是深厚的泥土,可以容纳招摇风物,也可以静默地守护珍宝。不同于自夸人设的小鲜肉,他向来拒绝过分追捧。他不愿端坐在神坛上,那里烟雾缭绕,看不清深渊,也无法瞻仰更高的山峰。他只是一个恪守本分的演员,喜欢躲在掌声之外另寻趣味,绝不流俗,但也不自命清高。

他擅长书画,自己也像从水墨中走出的少年,眉眼间有含而不露的情味。武侠故事中的剑客大多触类旁通,能将笔意融入招式,陈晓也有类似的妙处,他用心打磨角色的神韵,就像侧重写意的淋漓书画。他曾将自己饰演的各类角色画成漫画,惊现表演以外的才情。后来,他的“神雕晓画”系列横空出世,一幅幅手绘个性鲜明,恍若人物从故事深处飘入画卷。我最喜欢其中的一幅—画面上只有一只眼睛,瞳仁里映出小龙女的身影。那是杨过的眼睛,也是陈晓的眼睛,清亮如瀚海星辰,不惹尘埃,专注于所爱的人和事。

我喜欢有所专注的男生,当他们潜心做事时,仿佛笼了一层清朗的光晕。此生漫长,如果一个人在名利之外别无痴迷,要么无趣要么寡情。陈晓是幸运的,他在名利场外有一座秘密花园,其中安居着他心爱的姑娘。他不必为了浮华背叛梦想,无论走多远,总有深情引他踏上回家的路。

他曾為了谋生混迹于雷剧,但他清醒地知道,这绝非归宿。当他有了选择余地时,一个个新鲜生动的角色闪现于光影之中,比如《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沈星移。那是一个备受宠爱的纨绔子弟,于嬉笑怒骂间占尽风光,但清澈的眸光泄露了内心的纯良。心爱的姑娘已曾经沧海,他只是她所珍视的一滴水,却甘愿耗尽毕生痴念。在叵测商道和动荡时局中,他逐渐成长蜕变,脱胎换骨后的华彩愈发动人心魄。

他是安静内敛的陈年月色,待到破晓时分,自有晴光万丈。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