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范小老子

范小老子

时间:2021-10-20 07:36:56 作者:网络 来源:郑武文

郑武文

公元1051年夏天,博州城内一片混乱。恰遇河北水患,灾民涌入,再则山东等地的官粮都在此征集,不但城内盗窃成风,城南密林之中更是啸聚了一群打家劫舍的匪徒,拦截、抢劫客商,弄得知州焦头烂额。

城内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清瘦长须的老者,领着一群人每日收购粮食,收来就囤积在城南的一处客栈内。老者出手大方,看起来又羸弱无力,不但城内盗首神偷冯七觊觎其钱财,就连城南的大盗独眼任峡也听到了风声。

是夜,冯七伙同同伙儿先在西厢房点上一把火,然后跃上房顶,高呼一聲:“着火了,有人要偷购粮的银子……”院子里一片慌乱,客栈里居住的客商都去救火,冯七发现那个清瘦老者出门看了看,当听到说有人要偷银子,马上又转回客栈,可能是看到银两无恙,重又返身出来救火。冯七一声暗笑,心想正中俺之计谋也!随着混乱人流潜到北厢房附近,趁人不备,潜入进去,正欲寻找,却发现老者正怒视着他……同伙儿在外面见没有动静,也悄悄进去查看,结果是全军覆没。

任峡派人到客栈踩了点,心里暗笑冯七无能:不但那个掌柜的老头走路弯着腰不时咳嗽哮喘,就连那几个随从也是一脸菜色,貌似毫无缚鸡之力。就这样弄着大批银子在博州购粮,这哪里是购粮来了,这简直就是给我们送钱啊!

任峡一声吩咐:这样一群人我们不必暗取,况且客栈又离官府较远,弟兄们直接套上马车,不但银子,咱连他们买下的粮食一块儿取来,一冬天的吃食就够了。

当天夜里,全体山贼在快马蹄子上绑了破布,静悄悄向客栈疾驰而去。未到客栈,发现那老人早捻着一张硬弓站在门口,客栈里伙计随从连同客人们站在两边。任峡大笑一声,对身边的喽啰说:“一群老弱病残,只需我大喝一声,管叫他们屁滚尿流……”

于是急忙喝住马头,清清嗓子,正欲大喊,那老头倒先大喝起来:“来者可是匪首任峡?今日遇见老夫,就是你的劫日。如若放下屠刀弃恶从善,老夫念你也是穷人出身,定留你一条性命,如若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

任峡当时心下一惊:如此一个羸弱老头,竟然声如洪钟,震人心魄,当下心底露怯,喊了几嗓子竟然没喊出来,手提大刀一拍座下快马,说:“我先取了你性命再说……”话未说完,马已腾空而出,才跑两步,却一个趔趄趴到地上,任峡被重重摔出,手中大刀也不知所去,人却正好趴在老头面前……老头上前一手拧住胳膊,将刚刚射完箭的硬弓压住脑袋,吩咐身后:“绑了!”

上来两个人压住任峡五花大绑。后面匪众还欲上前救人,老人随从大喊一声:“令辽兵闻风丧胆的青州知府范仲淹大人在此!谁若想死,尽管向前!”众匪一听,原来这个老头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啊!哪个还敢上前?有几个逃窜而去,其余的都下马归降。

此时,博州知府刘栋也率众而来。刘栋本是范仲淹的学生,见到恩师先跪下磕头。范仲淹急忙扶起,引到客栈就座。刘栋问道:“近闻恩师被贬青州,还未曾得空去拜见,怎么到博州收起粮食来了?”

范仲淹言道:“河北遭遇水灾,灾民涌进青州城,导致青州粮价大增。而今年朝廷又命青州官粮必须到博州缴纳,青州民众肩挑车推,路途遥远,中间又隔黄河,正是汛期,苦不堪言啊!所以老夫就私自收了民众银子,到博州购粮代缴。你们博州粮价比青州倒是略低,只是朝廷有令,每次购粮不得超过十担,这才耽误了这许多时日。”

刘栋言道:“这也是朝廷怕奸商屯粮所致。可是恩师既然来了,怎么不到州府照会学生,学生也好有个照应。”

范仲淹言道:“一则此事本就有违朝廷法令,再则也不想打搅于你。”

刘栋言道:“恩师尽管留下两个人督办此事,我一定协调各方力量相助!”

范仲淹谢过刘栋,转回青州。此时的青州城因为逗留太多灾民,正在闹红眼病,州府事务颇多。

范仲淹日夜忧心,积劳成疾。第二年又被贬至颍州,但在走到徐州的时候,不幸去世。

选自《北京文学》2019.4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