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民间故事>治瘫术

治瘫术

时间:2021-10-20 08:39:57 作者:网络 来源:七月水仙

七月水仙

顺治皇帝的母亲昭圣皇太后被腰痛折磨了多年,最近又突然患上了面瘫。因为御医们一直治不好太后的腰疾,顺治对御医们很是失望,所以这次他决定直接在民间招贤,并向全国发布了悬赏令。

有个叫王致的御医得知此事后,立刻想到了自己的远房表哥王天。王天虽是游医,但医术极为高明。王致不辞辛苦地来到深山中,找到表哥王天后,将他带回了皇宫。其实,王致还有个私心,他希望王天治好太后,得到奖赏后,能感谢他的引荐之恩,将治疗面瘫的秘方传授给他。

王天为太后诊断后,当即开了一剂方子,说:“您放心,只需数天,您的病就能痊愈!除此之外,您还会有额外的惊喜!”

王致为了学到表哥的医术精华,日夜不离左右。王天也不避他,就当着他的面制药。只是王天给太后脸上上药时,王致出于礼节,不能离太后太近,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

王天开出的药方并不复杂,王致扫了一眼,便记住了,治面瘫的处方是,将公鸽的粪便、辣椒角、皂角放在一起捣烂,加入三盆水,然后进行熬制:直到熬成膏状,再贴在患处进行医治。

药膏熬制成功后,王天给太后贴了几次,太后的面瘫就被治好了!顺治皇帝大喜,马上赏给了王天十两黄金。

这天早上,当顺治来问安时,太后精神振奋地说:“我今儿个心情好,咱母子俩一起去看紫薇开花了没有。”说着,她就一骨碌坐了起来,吩咐宫女侍候更衣。

顺治见状,惊喜地说:“皇额娘,您的腰疼全好了?”

太后恍然大悟,一摸后腰,开心地说:“天哪,我的腰疼也好了!”

太后的腰疾一直是由钟御医诊治。太后一高兴,立即将钟御医传了过来。

钟御医虽然不知道太后的腰疾是怎么好的,但是他想也没想,就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恭喜太后康复!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经过几年的医治,太后的腰痛终于好了,这是我皇仁德,上天保佑啊!”

顺治一高兴,就要打赏钟御医。正巧王天和王致前来为太后复诊,看到了钟御医邀功的一幕。

王致之前就听表哥说过,他的药在治疗面瘫的同时,还能治疗腰疾,只是表哥为人淡薄,不喜欢争名夺利。但是,眼看着功劳要让别人夺去,王致看不下去了,他急忙说:“太后的腰痛好了,其实是我表哥的医术所致!我表哥初来时,就说您会有额外的惊喜,指的就是能治好太后的腰疾啊!”

钟御医听得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心里十分不服气。他争辩说:“腰痛为气血失调所致,面瘫为经络阻滞所致,一种药剂怎么可能同时治两种病?”

王天淡然道:“我这剂药方是祖传的,确实能同时治两种病。我行医只为救死扶伤,无意争名夺利,既然太后的病已经好了,请皇上允许我回去吧。”

顺治心里很快便清楚了,王天才是真正的功臣,他当即下令赏赐王天十两黄金,并留他在宫中多住几日再走。王天虽不愿意久留,但也只好答应了。同时,顺治念在钟御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便也赏赐给钟御医五两黄金。

钟御医得了赏赐,虽然高兴,但他知道,要想将来混得好,还得有真才实学,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将王天治疗面瘫的方法学到手,钟御医看出王致也有此心,于是找到王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致叹了口气,说他的确也有这种想法,但是他只是在一旁看了个大概,他总觉得王天应该还留了一手。眼看再过几天,王天就要离开皇宫了,他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钟御医想了想,说:“这还不简单,只要能让王天走不了,来日方长,还怕没机会将他的治疗方法学到手?”

王致疑惑道:“你打算怎么干?”

“你就看我的吧。”钟御医说完,便离开了。

第二天,钟御医在顺治那儿告了王天一状。他昨天听王致说了王天用的方子后,立刻就想到了方法。他告诉顺治,王天开的方子里竟然有公鸽粪,他把这种污秽之物抹在太后脸上,是大不敬之罪!

顺治只知道母亲病好了,却没有细看过药方,他一听药里竟然有公鸽粪,差点儿吐了出来。他感到母亲受了奇耻大辱,顿时怒从心中起,命人立即带王天来问罪!

王天被带到后,立即明白是钟御医有意陷害,他沉着地解释了公鸽粪的药用价值,然后说:“鸽子粪能治病,其实并不是我们大清朝的专利,早在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主治带下排脓,蛔虫寄生,项上瘰疬,头痒生疮等症。这个‘等症二字里,就含有面瘫。”

太后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打圆场道:“能让我康复最重要,何必计较这些小事呢?”

顺治点点头,当即把降罪于王天的心思压了下去。不但如此,顺治还命人拿来纸笔,写下了“王氏黑膏,天下一绝”,赠予王天。

王天无端遭人陷害,心情颇为郁闷,他一心只想早点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过山野村医的自在日子。王致见他这个样子,更不好开口向他讨教治病之法了。

王天离开皇宫后,回到了深山之中,继续治病。一晃十年过去,他依靠皇上赐的墨宝和精湛的医术,使得“王氏治瘫”成了一块金字招牌。

王天离世前夕,王家学医的儿孙都赶来为他送终,同时等待他传授治疗面瘫的方法。

王致最为急切,他说:“表哥,你离宫五年以后,太后的面瘫又发作过一次,我按你的药疗来治疗,却收效很慢。后来我又辅以针灸,这才勉强将太后治好。为什么你治时,太后好得那么快呢?”

王天听了,微微一笑,说:“药是对症了,可是药膏倒在白布上,那白布也要贴对地方不是?”

王致疑惑地说:“不就是贴在歪着的嘴上吗?我当年看你贴,贴完又给她满脸缠了纱布。”

王天淡淡地说:“我之所以缠上纱布,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将药布具体贴在哪个部位。其实诀窍很简单,嘴往左歪贴右边,嘴往右歪贴左边就行了。”

原来如此,王致暗骂一声,抬头一看,表哥已经没气了,却依旧保持着笑容。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5.4下

(赵雷 图)endprint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