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童话故事>千日酒

千日酒

时间:2021-10-20 09:08:39 作者:网络 来源:石野

石野

故人回忆

鸟巢空间站内,方博士收到了一件从地球发来的星际快递,千雪比方博士还好奇,跑出来帮忙。

“老方,你学会网购了吗?”千雪七手八脚地拆开了快递,“是一瓶酒。老方,你可从来不喝酒的。”

“发货人是……叶冲,我的老朋友。”方博士沉思了一下,“我俩年轻时倒是常一起喝酒,只不过陪我们喝酒的老师已经去世了。狄教授当年……”

方博士还没回味几分钟,就被视频通话打断了,来电的是一位看起来和方博士年纪相当的老人,穿着警察的制服,身形硬朗,腰板挺得很直,但是面色却不太好。

“老方,狄教授的案子有新线索了,我发给你的酒,你帮我好好查查,警方的实验室查不出结果。”视频里的人说道。

“老叶,你现在也是公安部的高级领导了吧,竟然还在一线调查案子?”

“嗯,毕竟是我们的老朋友,死得不明不白的,我不安心。”

“我会安排人工智能珍妮用鸟巢里最先进的设备看看你发来的东西是什么成分。”方博士顿了顿,“我也马上去找你,这事算我一份。”

乘坐太空电梯的时候,方博士明显心不在焉。

方博士还记得那年秋天,狄教授邀他和叶冲,还有狄教授的好友布莱克医生等一同去品尝他新酿的美酒。狄教授是个杰出的生物学家,也是个一流的业余酿酒专家。叶冲和方博士还在大学读书时就与他相熟,每年都要到他的农庄里去住上一些时间。农庄里有狄教授自酿的各色各样的美酒,天高云淡,风景如画,美酒在怀,两人虽不是嗜酒之人,却每次都乐而忘返。

兴之所至,狄教授还向他俩谈起了各国历代有关酒的逸闻趣事:“东晋时有个酿酒专家,酿造了一种称作‘千日酒的琼浆玉液。一个叫刘玄石的慕名而去,讨了他一杯酒喝,却不料回到家就醉死了。三年后,那人想起了这件事,去找到刘玄石的家人,要他们打开棺材。结果发现刘玄石依然面色红润,四周酒气蒸腾,不一会儿醒了过来。当时掘墓开棺的人被酒气冲进鼻孔,回去后也都醉倒了三个月。”方博士听得入迷,調皮地问:“狄教授,你也会酿那种‘千日酒吗?” “不瞒你们说,那个酿酒专家也姓狄,兴许是我的祖先呢……”

后来,狄教授离开大学,去盖亚研究所主持工作,可是三年前却心脏病发作去世了。那时方博士在太空脱不开身,叶冲也正赶上出差办案,都没能亲自为狄教授送行。

疑点重重

回到地球,在A市的公安局,见到了叶冲,稍作寒暄,就马上开始了案情的讨论。

“其实狄教授去世后我就查过了,因为觉得狄教授死得过于突然,没听说过他有心脏病。但是医院有狄教授心脏病史的记录,他死亡时是典型的心脏病突发的症状;当时狄教授正在家里开一个小型聚会,有人证明曾亲眼看见;狄教授的死亡证明由布莱克与另两位知名医生联合签署,应该具有权威性。还有,狄教授生前立了遗嘱:农庄赠与跟随他多年的管家何伯,其余的捐掉;遗体火化,撒入农庄中的小河。一切都合乎手续……”

方博士神色很平静:“我来之前就联络布莱克医生了。”

“哦?”

“狄教授死后一个月他就辞职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沉默了片刻,方博士接着说:“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有一次我和狄教授闲聊,狄教授无意中谈到他对火葬有一种恐惧感,所以,听到狄教授火葬的遗嘱,我感到很奇怪。”

叶冲的眉毛现在都皱在一起了。

“我还联系了何伯,他和我谈起一件怪事。你记得狄教授的小狗‘阿醉吧,何伯说狄教授去世前一个月,‘阿醉就不见了。”

“何伯找了好几天,但狄教授跟他说不要找了。何伯不解,因为狄教授是非常疼‘阿醉的,可当时他的表情很古怪,却绝不是难过。后来大家也就把这事忘了,没想到,不久前‘阿醉却从酒窖里冲了出来。何伯说,当时真把他吓坏了,因为自狄教授去世后,酒窖一直关着,那天还是他听到狗叫声才去把门打开来看。”方博士又补了一句,“你知道狄教授是多么珍爱他的酒,酒窖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老叶,这些虽然是小事,但着实奇怪。”

“你不是说过‘奇怪的事情必有其可疑之处么,能帮我再查一查吗?”

方博士点点头。

警方很快找来了新的证人提供线索——华大公司的总裁(狄教授所在的盖亚研究所就属于这个公司)。

总裁很痛快地交给他一份秘密报告。

资料显示,从五年前开始,狄教授就开始陆续挪用研究经费,由于他负责整个研究所的工作,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三年前终究露出了破绽,有2000万元的经费没有及时补回来。研究所中有人向总公司告密,公司秘密地派了一个调查小组下去调查,才发现事情真相。也就在这个时候,狄教授突然去世了。

总裁迷惑地告诉叶冲:“我们至今也没有发现狄教授挪用经费究竟是做了什么。他的生活很简朴,也没有亲戚需要照顾,甚至银行里也没有太多的存款,他不好赌博,不赛马,也不涉足任何投机场所……”

方博士也很纳闷,狄教授并不是那种贪财好利的人啊,但他断定,狄教授的突然去世使自己避免了身败名裂的下场。

总裁坦言道:“如果狄教授还活着,我们必须要对他有所处置,否则无法向股东们交代。但是既然人已经死了,这事我们也就不想张扬了,毕竟,传出去对公司的声誉也没什么好处,所以这份报告就作了秘密处理。希望你们保守秘密。”

两人一口允诺。

寻找失踪人口

送走华大公司的总裁,方博士和叶冲开始冷静地思考起来。

“现在诸多疑点,不知该从何查起。”叶冲说道。

“我觉得有一个人也许是关键——布莱克医生,他的失踪很蹊跷。找到他也许会有重要的线索。”方博士推理道。

“你说的对,可是警方都没找到他。”

“我有办法,我去找人帮忙。”说完方博士拿出手机,打开一个奇怪的APP,联络起了夜鸦。

把事情交给夜鸦,然后就剩下等待了。

夜鸦很快发来调查结果:布莱克生活很奢华,花费远远超过他作为一个医生的收入。这几年,他在股市上进行投机炒作,获利颇丰,不过每次投入的金额都很大。数目和时间,都和狄教授挪用的经费相吻合。最后一次是在三年以前,他把钱投在一家海上石油公司上,赶上海底火山爆发,钻井平台全毁了。股票一跌到底,布莱克亏得一塌糊涂。还有,他曾从黑市购买过一具老人的尸体。并且,他在喝多之后无意中提到过千日酒。

“你这个帮手可真厉害,连他说过什么都调查出来了。”叶冲感叹道,“狄教授并不是一个贪爱钱财的人哪,他为什么会……”

“投机所得狄教授好像并没有享用半分,所以我推测他可能是迫于无奈,譬如说有什么把柄落在布莱克手中。”方博士眉头紧锁。

叶冲问:“那千日醉酒和这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我的假设了……”方博士说道,“我怀疑狄教授没死,不,应该说是假死。”

“何以见得?”叶冲悚然一惊。

“首先,死的时机太巧了,不能不让人怀疑;其次,布莱克找一具老人尸体干什么?一向厌恶火化的狄教授为什么要更改遗嘱?最后,‘千日酒这一点更重要。要是真有这么一种东西,喝下去跟死了一样,那一切就很好解释了:狄教授假死,布莱克是同谋,火化一具假尸体掩人耳目。何伯不是说小狗‘阿醉失踪时狄教授一点都不难过吗?肯定是拿‘阿醉做实验去了。狄教授‘死前曾经匆忙回了一趟中国,我怀疑很可能和‘千日酒有关。”

“既然他没死,那我们去找他!”叶冲说道,“不过现在不行,得晚上。”

无奈的选择

一幢房子前,有两个黑影悄无声息地翻墙而入,这里的电子警戒系统并没有对这两个有备而来的访客造成障碍。

片刻,二楼出现了脚步声,随着一盏小灯被打开,显然是主人听到了声音下来察看。黑影仔细地听着,一直到脚步声近前,才猛地闪了出来,拦在主人跟前。

楼上下来的人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但马上镇定下来,厉声喝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黑影注视着他,缓缓地说:“狄教授,您不认识我了吗?”

被称作狄教授的人不由后退了一步,险些被楼梯绊倒,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和恐惧交织的神色,但很快恢复了冷漠和平静,“你俩终于来了。”

5分钟后,3个人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每个人面前放了一杯酒。方博士将对狄教授的调查和推测详细地说了一遍。

狄教授长叹了一声,说:“小方,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居然能猜到我没死。”

“狄教授,您……”他不知如何说下去,长叹一声,“我们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狄教授站起来走到窗前,凝视着外面如墨的黑夜,最终背对着他们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过身来凄然一笑:“小方,小叶,我一直把你们当作我的弟子看待……只是,有时候人是一步也不能走错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可再隐瞒的了。

“我年轻的时候,在医学院就读,在那里认识了布莱克,我们在同一个实验室。当时我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有一天,她告诉我,她父亲的公司要破产了,除非能筹到一大笔钱来应付将要到期的债务。当时我正掌管着实验室的财务,于是我偷偷地帮他们渡过难关。这事不久就被发现了,导师大怒,虽然最后钱是补了回来,我仍被逐出校园,只是看在我尚年轻的份上,没有惊动警方。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大污点。我黯然离开了学院,也离开了那位姑娘,来到千里之外,从头开始。

“我努力工作了20年,终于有所成就。谁知就在那时,我居然又碰到了布莱克,他也来到了本市。当时学校正在评审我的教授资格申请,我不得不处处小心谨慎。偏偏在这时布莱克对我说,除非我帮他做一件事,否则他就要把我当年的错误捅出去,让我声名狼藉。我不愿功亏一篑,就屈服了,把实验室中将要研制成功的一种新药的配方透露给他。他靠着这配方着实发了一笔财,我也评上了教授。不过从此以后,我再也摆脱不了他的掌握了。后来,在我转到盖亚研究所后,正逢他生意不顺,所以又来逼我挪用经费给他投机,最后终于无可挽回地铸成大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当调查小组要来时,我明白我完了,一生的荣誉、成就、地位会被打得粉碎,一点儿也不会剩下。我那时就像一个待判的囚徒,一頭在笼中的困兽,除了等待最后那个的日子到来之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而且还得每天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直到有一天,我有了一个发现……”

昔日的两个学生静静地听着,神色复杂,既有惋惜、同情,又有失望和些许鄙夷。

“你们还记得我讲过的关于‘千日酒的传说吗?”狄教授没有留意他们的神情,自顾说下去,“我们家族也一直以酿酒为业。我父亲去世的时候,说他留下了家庭历代酿酒的许多笔记,要我整理出来。过去,我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那时我想现在可能一切都完了,何不趁机完成父亲的遗愿……没想到,在故纸堆里,我居然发现了一份极为古老的记录,上面说,那个故事全是真的,而且故事的主人公狄希果真就是我们家族的祖先。

“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果这是真的,这将是一种极有用的麻醉剂,在医学上会有重大的应用价值。这种麻醉剂可以使被麻醉者心脏暂时停止跳动,如同死去一般。将它应用到医学上,可以解决诸如手术大出血之类的难题,因为此时血液循环几乎停止了,不会出现大出血。另外,对于落后地区没有条件治疗的一些急病、重病,也不用担心了,完全可以给病人服下一定量的这种麻醉剂,再从容地对病人易地治疗。那时候,时间将不再是决定病人生死的关键……可是,后来再看下去,才发现我的想法并不准确。”

叶冲不禁问道:“为什么?”

狄教授转向方博士:“小方,一种液体,应用方便,喝下去可以使人进入假死状态,并且能够准确控制假死时间,同时不损害人体健康,那可以用来做什么?”

方博士科学家的敏感突然使他醒悟过来:“难道是……星际航行!长途星际航行中让宇航员喝下去,进入假死状态,过一定时间后再醒过来,这可以解决长途航行中人的寿命有限的问题。可是古人怎么能……”他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

外星遗宝

狄教授道:“记录上有段记载,说狄希有一次到深山采药,遇到两个奇怪的人,穿着银光闪闪的衣服,还有一个巨大的纺锤状的大物体,笔记称之为‘飞槎。可能狄希帮了他们,那两个人作为报答,教给他酿制这种酒的方法……”

叶冲急切地问道:“他们是外星人?”

狄教授点点头:“这是最可能的解释了。可惜的是,酿这种酒的方法后来不知怎么失传了。但是记录上说,狄希亲手酿制的一坛‘千日酒却被保留下来,后来被作为某一代祖先的陪葬品封进坟墓中。”

“您那时回中国一趟,就是为了这个?”叶冲问。

“是的,”狄教授自嘲地笑了笑,“我也搞不清当时是怎么想的——只为了一个古老的不知真假的记载。可能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绝望的心理中,突然发现一种神奇的东西,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它能解救自己。我回了老家,做了一回可耻的盗墓贼,竟然找到了那坛酒,也就在那时,我有了一个念头。”

“装死。”叶冲加了个简短的注释。

“是的。”狄教授的声音有些苦涩,“我先拿‘阿醉做了个实验,果然一切特征都跟死了一样,只有用精密的特制仪器才能测出极微弱的生命迹象。”

“我找到了布莱克,我需要有人为我遮掩,需要有人来照顾我假死的身体。于是,布莱克先替我造了一份心脏病史的记录,一切按着计划进行。等我醒来,我意识到这酒的重要,但我始终没能研究出那坛酒的制造方法。我不能让这伟大的科学发现就这样埋没,布莱克只想着把这酒卖掉,他只想着钱。所以我设计让小叶找到一瓶,他一定会给你的,而你,是最可能研究出千日酒成分的人。”说着,狄教授看向了方博士。

“唉,可是,今天我必须把您带回公安局去。”叶冲说道。

“你們不必为我担心。”狄教授打破了平静,随即像是喃喃自语,“人的一生不能一错再错的,也不能总是逃避。我已经逃避了一次,现在,一切都该有个了结……”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脸色变得惨白,猝然身子一晃,从嘴里涌出一缕血来。方博士和叶冲同时跳起来,抱住狄教授正倒下的身子。

“我刚才……已经服了毒药……”

方博士呆呆地注视着怀里的狄教授,脑中一片空白。他哑声说:“叶冲,我想求你一件事……”

“我明白。”叶冲注视着狄教授,眼中开始发涩,“狄教授已于三年前去世,现在死去的人是持南美护照的马丁·维康先生,还有,布莱克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两个好朋友的手重重握在一起。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