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童话故事>飞跃大瀑布(下)

飞跃大瀑布(下)

时间:2021-10-20 09:06:41 作者:网络 来源:H.I.拉里

H.I.拉里

横穿瀑布

“唷嗬!”扎克一边从水雾中坠落,一边大喊着。他的声音在这片丛林的山谷间回荡,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喜欢做特工!”扎克激动地大喊。他伸出手碰了碰瀑布,水流非常快,他的手指被冲击得一阵刺痛。

扎克已经接近瀑布的底端,似乎马上就要撞到水面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蹦极绳索又猛地拉紧了,将他向瀑布的顶端反弹回去。他在空中上升了一会儿,之后又一直向下坠,紧接着蹦极绳索又拉紧了,在他碰到水面之前又将他拉回到空中。

在第三次下坠时,扎克终于鼓起吹气服,之后伸手够到靴子,解开了蹦极绳索。

扑通!扎克猛地掉进了瀑布底部汹涌的、泛着泡沫的水潭里。成千上万支水柱从瀑布上坠落下来,接连不断地击打着他。不过最猛烈的攻击被吹气服抵挡住了。

扎克用双手护住头,希望诺埃尔的基地就在瀑布后面,否则他会被水流砸得粉身碎骨。他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奋力地往瀑布后面游去。突然,他周围的水变得平静起来。扎克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甩开挡住眼睛的湿漉漉的头发。

刚刚就好像用那些凉水冲过凉了似的,他这么想着,咧嘴笑了。

扎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游进的这个水潭,是在一个幽暗的岩洞中。在他的身后,瀑布就像岩洞垂挂着的一卷厚厚的门帘。瀑布旁边的岩石之间有一条细缝,扎克可以看到它是通向那片热带雨林的。如果不采取蹦极的方式下来的话,应该可以从这里进入岩洞,扎克猜想道。

不过,蹦极还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扎克隐约看到在他头顶的上方不远处的一堆岩石间,有一块突出来的岩石。在这个位置,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看上去那里好像有一个通道入口。扎克心里想,那可能就是通往诺埃尔基地的入口。

他从水潭里爬出来,攀到那块岩石上,确定他剛才看到的那个入口后面是一条又长又黑的隧道。他打开特工侦测机上的手电筒,走进隧道。隧道顶部悬挂着钟乳石,从石尖滴落的冷水不断地滴在扎克的头上。

这条隧道里漆黑一片,空无一人,扎克只能听见瀑布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洞中回荡。但是他的特工直觉告诉他,这里的情况非常诡异,他知道他找到了重要的线索。隧道里越来越黑,也越来越冷。扎克转过一个弯儿之后,瀑布飞泻的声音变得弱了一些。他看了看时间。

时间很紧张了。扎克催促着自己,加快速度往黑漆漆的隧道深处走去。

最后,这条隧道变宽了,形成一个巨大的石洞。扎克看到洞内的石壁上嵌着三扇钢板门。他走到离他最近的一扇门前,轻轻地把门推开。门里很黑,而且非常安静,扎克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找到了电灯开关,打开了灯。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正站在一间厨房里!瀑布里怎么会有厨房呢?他惊讶极了,看来,有人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厨房里有烤箱、冰箱,还有橱柜。一只锅里还放着吃剩的意大利面,面条都已经长绿毛了。真恶心!扎克厌恶地捂住了鼻子。他来到了一张桌子前,见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很多著名建筑物和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照片,甚至还有著名乐队和女电影明星的照片,每张照片上端都有GIB的标志。

这些照片一定是通过世界之眼卫星拍摄到的,扎克想道。他掀开笔记本电脑,心想不知道能不能用它联络上理奥。在这里他不能冒险使用他的特工侦测机。在瀑布外遇到那条看门大蛇之后,扎克就猜到诺埃尔一定安装了各种各样的安检设备,用来探测不明电子设备。

“你好啊”,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我叫诺埃尔。”

世界之眼

扎克吓了一跳,只见笔记本电脑上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想象一下,如果你能知道世界各地所有的GIB特工的真实身份,那将会是多么棒的事情啊!”视频中的诺埃尔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我拥有这些信息,如果你出价合适,我就可以把信息卖给你。快拨打屏幕上的电话与诺埃尔联系吧!期待你的来电!”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他的阴谋吗?太卑鄙了!

扎克感到很生气,他打开诺埃尔的邮箱,看到在“已发送邮件”的文件夹里居然已有成百上千封发给GIB敌人的邮件,而所有邮件里都有扎克刚才看到的那段视频。扎克气得砰的一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他环顾整个房间,见地板上堆满了各种电脑零部件以及微晶片。扎克心想,这里看上去真像理奥心目中的天堂。

房间的墙壁上挂着许多奖状,都是不同的学院或者大学颁发的。其中一张奖状引起了扎克的注意。

扎克很了解太空制造公司。几年前,GIB曾出资请这家公司制造世界之眼卫星,当时扎克和理奥都还在特工训练营学习。扎克还知道,太空制造公司的员工很不可信。在一次任务中,扎克成功地捣毁了他们企图摧毁世界之眼卫星的阴谋,当时这群生活困顿的员工想通过这种卑劣的行为,让GIB花钱再请他们制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之眼卫星。

之前的种种疑问开始有些头绪了,扎克想知道理奥是否能多给他提供一些关于诺埃尔的信息。他再次打开笔记本电脑,调整好摄像头的角度,然后打开聊天工具,找到理奥的ID。过了一会儿,理奧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理奥,”扎克赶紧说道,“我正在诺埃尔藏身的地方,原来世界之眼卫星当年就是他设计的。”

“我已经知道了。”理奥说,“我刚刚与世界技术大会的组织者联系过了。但是诺埃尔似乎前段时间就离开太空制造公司了,直到这次大会他才再次露面。”

“还不止这些。”扎克忧心地说,“诺埃尔已经给GIB的很多敌人都发了邮件,想拍卖我们的机密信息。”

“看来时间十分紧迫了。”理奧焦急地说,“快,你想办法让我连接到诺埃尔的电脑中央处理机上,这样我就能重新启动世界之眼卫星并操控它;用你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是连接不到的。”

“好吧,诺埃尔也是个技术狂,这周围一定还有其他电脑。”扎克说,“我找到中央处理机之后,怎么才能让你连接上呢?

“在你衣服的一个口袋里,有一个无线连接设备。”理奥回答说,“你只要把它插到那台机器的USB接口上就可以了,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办。”

扎克掏了掏口袋,找到了一些口香糖,还有一个折叠好的塑料方块,另外就只有一个小的USB存储器一样的东西了,这个小东西的顶部还缀着个微型卫星圆盘。

“找到了,”扎克说,“多谢,理奥。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他合上笔记本电脑,看了一眼时间。

任务剩余时间:03:04:19

现在时刻:02:55:41 PM

扎克开始寻找诺埃尔的中央处理机。他摸到厨房门外,隔壁的那扇门现在打开了,他能听到屋里有人在打电话。

“我是诺埃尔,请帮我接布莱克伍德。”布莱克伍德?!他可是BIG的负责人!扎克的头都大了。BIG是一个邪恶的间谍组织,是GIB的頭号大敌,扎克过去执行任务时多次与他们交手。此刻他更加仔细地听着诺埃尔的话语。

“那我们就谈妥了?”诺埃尔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我会把用世界之眼卫星拍摄的GIB特工以及GIB机密的照片和视频,卖给你们BIG。先说好了,每张照片、每个视频片段你们都要付钱……”

扎克蹑手蹑脚地走到洞里的另一扇门前,轻轻地打开门。诺埃尔还在隔壁打着电话。

这个房间也没有开灯,但是大约有30台显示器亮着,都连接在一台巨大的电脑上。

那一定就是中央处理机了,扎克边想边轻轻地关上房门。

每一台电脑的屏幕上都显示着一张世界不同地区的地图,诺埃尔已建立了他自己的世界之眼卫星控制中心。

扎克还没来得及把房间里的情况全弄明白,就听到了一阵响动。

吱!他僵住了——门把手在转,有人来了,而他已无路可逃!

智商171

时间太紧迫了!

扎克迅速将这个USB无线连接器插到离他最近的一台电脑的USB接口上,希望能起到作用。他眼见连接器上方的卫星盘开始旋转起来。门把手发出“嘎”的一声,扎克迅速钻到一张桌子下面,勉强挤到了一台电脑的后面。

他扫了眼时间,计算着理奥能有多长时间去夺回对世界之眼卫星的控制。

任务剩余时间:02 :19:50

现在时刻:03: 40:10PM

门开了,诺埃尔走了进来。他身穿长长的白色实验室服,即使是身处地下洞穴,也仍旧戴着太阳镜。

“我知道你在这儿!”他嚣张地喊道,“我的保安蛇摄像头早监视到你了。出来吧,否则后果自负!”

扎克无所谓地耸耸肩,心想像诺埃尔这样的呆子,能把他这样的超级特工怎么样呢?他不想让诺埃尔四处去找,因为那样反而会让他发现连接器。于是,扎克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站起身。

诺埃尔十分生气:“我本该很荣幸,终于可以一睹著名特工摇滚明星的尊容。不料,事情并非如此。”

“不用费心了,”扎克不客气地说,“我见到你也并不高兴。”

“不,见到我你应该感到很高兴,”诺埃尔说,“我可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自我感觉真够良好的。”扎克嗤之以鼻。“要想证明我的才能,办法很简单,”诺埃尔轻蔑地说,“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和一个弱智去理论这些。”

诺埃尔按了一下太阳镜旁边的一个按钮,上下打量着扎克。扎克意识到诺埃尔是在扫描他,应该是想搜索他身上的武器。

“挺不错的,”诺埃尔打量着扎克的吹气服,“弹力超强的衣料,加上斯潘德克斯弹性纤维打底。不过,我一下午就能织好一件。”扎克翻了个白眼,趁机迅速瞄了一眼连接器。为了给理奥争取时间,他必须跟诺埃尔周旋下去。

“这么说,你这里的设备都很棒啦?”扎克问道。

“那当然了,”诺埃尔骄傲地说,“都是我制造的嘛。”

“你躲在这里这么久,是想干什么?”扎克问。

诺埃尔感慨地说:“自从离开太空制造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一项值得我这位伟大的天才去挑战的艰巨的任务。虽然我等了很久才找到,但我还是很高兴终于能执行我的精密计划了。为此,BIG要衷心感谢我的聪明才智才对。”

“哦?你要去参加BIG的智力考试吗?”扎克取笑他说。

“真可笑!”诺埃尔哼了一声说道,“BIG将会从我这里买走我通过世界之眼卫星寻找到的所有GIB特工的身份数据,我即将成为一位天才富翁!哈哈!你说,他们究竟会付多少钱买有关你的身份数据呢,摇滚明星?”他得意地狂笑起来。

扎克一句话也没有说,和诺埃尔这样的怪胎争论简直毫无意义。

“不管你是个多么出色的特工,你很快就会发现,想打败智商高达170的人简直是天方夜谭。”诺埃尔继续说道。接着他拿出一包薄荷糖,吃了一块。

“理奥要比你聪明得多。”扎克忍不住说道。

“不对!”诺埃尔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竟然敢这么说!”他马上按了一下太阳镜旁边的一个按钮,黑色的镜片开始发出耀眼的黄光。

扎克赶快紧紧地闭上眼睛,但已经太迟了,在这么幽暗的房间里突然看到如此耀眼的强光,使他暂时性失明了。

“长见识了吧?哈哈,只有我这副眼镜才是名副其实的太阳镜!”扎克听到诺埃尔狂妄地说,“它真的能像太阳一样发光。”

扎克揉揉眼睛,慢慢地能看清一点儿东西了,但只是一些轮廓。他希望理奥能尽快夺回对世界之眼卫星的控制,到时候他就可以把心思集中在如何溜之大吉上了。

诺埃尔坐到了电脑前。“听首施特劳斯的曲子庆祝一下吧。”诺埃尔悠闲地说,“我躲过了你的笨蛋哥哥设置的世界之眼卫星防火墙,应该庆祝一下。”他播放了一首节奏非常慢的古典乐曲。热爱摇滚的扎克,并不介意偶尔听听古典音乐,但是诺埃尔放的这首曲子实在是太闷、太乏味了。

房间里突然出现了噼噼啪啪的噪音,之后理奥的声音从电脑喇叭里传出来。

“你叫谁笨蛋呢?”紧接着所有电脑屏幕上瞬间闪现出理奥的头像。诺埃尔惊呆了,咆哮道:“这怎么可能?”

“这很容易”,理奥说,“对于智商高达171的人来说,这可是小菜一碟。”

天才的较量

诺埃尔愤怒极了,他疯狂地喊道:“快从我的电脑屏幕上滚开!”

“不,我可不会滚。”理奥笑嘻嘻地说,“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喜欢听施特劳斯的这首乏味的圆舞曲。”

“只有像你这样没教养的人,才会鄙视他对断音的完美应用!”诺埃尔不甘示弱地回应道。

“施特劳斯能做到的,舒曼都比他做得要好得多!”理奥也毫不客气地反驳。

扎克以前还从没见过两个怪才吵架呢。他叹口气想:天晓得他们在争论些什么。这时他能看清东西了,首先扫了一眼时间。他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已经快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任务剩余时间:01:35:38

现在时刻:04:24:22PM

突然,他想起先前在口袋里找到的口香糖,于是拿出一塊塞到嘴里,想充充饥。诺埃尔仍然在对着理奥大喊:“你这种笨蛋究竟是怎么越过我的电脑防御系统的呢?”

理奥笑笑说:“很简单。特工摇滚明星在与你的中央处理机连接的电脑上插入了一个无线连接器,接下来我就可以自己解决了。”诺埃尔气得用拳头猛击电脑桌,哭喊道:“我只想一个人完成我的天才大作,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毁了?”

“就像在世界技术大会上时一样,”理奥严肃地说,“如果你不是那么费尽心机想要胜过我,你会省去不少麻烦。”

“是的,”扎克插了一句,“我们也不想干扰你,但是你偏偏要去侵入世界之眼卫星。”诺埃尔转身看着扎克,说道:“的确,你们是耽误了我一些时间,不过,我当然还有备用方案!”诺埃尔说着得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记忆棒,“我把侵入世界之眼卫星要使用的公式都存在了这里,我可以重新当一次黑客。”

“扎克!”理奥不失时机地喊道,“你嘴里嚼的是E口香糖!”

扎克听理奥说起过E口香糖,这种口香糖比一般的口香糖要黏一千倍。扎克很清楚它的用途!他赶忙用力把它吐了出去!

啪!口香糖粘在了中央处理机上,正好盖住了USB接口。

诺埃尔疯狂地拉扯着E口香糖,但它却纹丝未动。他怒视着电脑屏幕上的理奥,大声问道:“这个烂口香糖是用什么做的?”

“只是简单地混合了我自制的热塑性塑料以及食用橡胶黏合剂,”理奥洋洋自得地说,“它可以瞬间粘在所有坚硬的平面上。”

“热塑性塑料?”诺埃尔质疑道,“它能起作用简直出乎我的意料。”

“哦,很有用,诺埃尔。”理奥咧嘴笑着说,“另外,就在你刚才无意识地中伤我的时候,我已经成功地将世界之眼卫星恢复到GIB的控制之下了。”接着所有的电脑显示器都一齐灭了,诺埃尔又一次惊得目瞪口呆。

理奧的脸再次出现在中央处理机的屏幕上:“我还上传了10个最新的安全防火墙程序,可以阻止你再一次入侵。GIB的空中支援就要到了,扎克,他们很快就会去逮捕诺埃尔的。”

“这不可能,”诺埃尔吼叫着,“没人能打败我!”

“你马上就会被打败了。”扎克说,“我觉得你在‘争上游的游戏中赢不了理奥。”

“我还没有输呢,”诺埃尔说着,又一次举起记忆棒,“我这里备份了足够多的GIB特工的视频和照片,可以卖给BIG,大赚一笔。现在,快来阻止我吧!哈哈!”

说完他就突然站起来,跑出了电脑室。扎克一秒钟也没耽搁,紧随其后。他看见诺埃尔跑进了一条漆黑的隧道,这是通往洞穴另一个地方的。扎克又一次打开特工侦测机上的手电筒。

扎克尽可能地跟紧诺埃尔,在弯弯曲曲的隧道中曲折穿行。他的眼睛被诺埃尔的太阳镜刺激了一下,还没有完全恢复。

穿过一扇扇门,爬过一道道楼梯,穿过无数条隧道,到了一个很大的洞里。扎克很快就察觉到,自己回到了大瀑布后面的那个洞里。

诺埃尔从扎克先前看到的那条细缝里钻了过去,扎克赶紧跟上,冲进丛林里。

这个愚蠢的天才究竟想去哪儿呢?扎克一边不住地四处张望,一边琢磨着。

呜呜呜!呜呜呜!扎克看着那条河,一艘小游艇从一个离他不远的、隐蔽的码头冲了出来,飞快地划过水面,河面上只留下条条波纹。

诺埃尔跑了!

翻滚的记忆棒

扎克必须追上诺埃尔,否则世界各地不知道会有多少GIB特工身处危险之中!可他不可能靠游泳追赶上诺埃尔的游艇,就算游艇在布满岩石的河里开不了多快,但他毕竟已领先一步。

扎克拉开吹气服上一个大口袋的拉链,掏出他先前找到的那个折叠的塑料方块。他一边用力拉开方块的边缘一边琢磨这是个什么东西。很快它就展开了,变成了一块冲浪板!

一块可折叠的迷你喷气式冲浪板!扎克激动地想。这时,冲浪板背面的小喷气式发动机突然启动了。

“哇!”扎克吓了一跳,差点儿把它扔到地上。

他把喷气式冲浪板放在几块岩石边缘处,站上去,深吸一口气,踏着冲浪板跳下岩石,跃入激流中。刚一碰到水面,冲浪板就载着他在河中高速行驶。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扎克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一片模糊!

他试着直起身子,伸开双臂保持平衡,可还是微微向后仰。喷气式发动机在水中咕噜咕噜直叫。

“唷嗬!”扎克兴奋地喊道。

很快,他就看到了诺埃尔的游艇。诺埃尔看上去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猛踩着油门。不过,虽然他的游艇已经很快了,但还是不敌流线型的喷气式冲浪板。

没过多久,扎克就与诺埃尔并排行驶了。

“认输吧,诺埃尔!”扎克说。

诺埃尔脸色煞白,在惶恐之中从夹克口袋里掏出记忆棒,用力地扔出很远。

扎克暂时抛下了诺埃尔,视线一直紧盯着空中的记忆棒。他必须确保GIB的机密不会再落入诺埃尔或者BIG的手中。

记忆棒开始下落。

扎克想都没想就从喷气式冲浪板上一跃而起,伸手朝记忆棒抓去。他的手抓住记忆棒时,他的喷气式冲浪板也被湍急的河水冲走了。

他落在了河岸附近,溅起一大片水花,但手中还紧握着记忆棒。他站起身来。糟糕!这里可不是河水了,而是岸边的一片泥潭。他跳下来时双腿扑哧一声陷进了泥浆中,一团团的污泥沾在他的吹气服上,他满手满脸也都是泥。

弄成这个样子,他根本没办法再去追诺埃尔了。

哔哔!是特工侦测机在响。扎克在衣服上擦擦手,接通电话。

扎克妈妈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扎克,你刚刚做了什么呀?怎么搞得脏兮兮的!”扎克笑了笑,说:“我只是刚刚保住了世界各地不少GIB特工的秘密身份,老妈。做特工有时候也要干些脏活。”

扎克的妈妈翻了翻白眼,说道:“好吧,我要你现在立刻回家洗澡。理奥已经修好热水器了——你都三天没洗澡了!”

扎克大笑着,第一次感到老妈说得很有道理,他真的需要好好洗洗澡了。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