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故事>童话故事>白芒

白芒

时间:2021-10-20 08:42:33 作者:网络 来源:柯贝西

柯贝西

就在你全神贯注时,一只手摸了摸你的头顶,你属实猝不及防吓了一跳。

只见父亲抚摸着你的脑袋,面带微笑地说道:“这么有兴趣?以后想当警察吗?”

“我想!”你眼中没有半分玩笑的味道。

……

大概就是从那时下定了决心吧。

你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乌鸦喝水》故事书,试着抚平自己凌乱的思绪,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房门突然被打开,母亲拿着手机站在门口,脸上呈现出你从未见过的凝重与严肃。

“穿好衣服,跟我走。”

你呆呆地望着母亲,不安感同时在眼中与心里滋生,恐惧逐渐侵占了疑问。

母亲驾车快速帶你来到一栋居民房前,外面停靠着几辆警车。你们下车穿过一条黄色彩带线,门口围着很多人,他们着装与父亲一样,想必是一群警察。

一位看起来有些年纪的警察迎了过来。

“我的天!实在是令人不愿接受!”他的语气满是遗憾。

而一旁的母亲张了张口,终究没能说出什么,眼中似有泪光闪烁。恐慌感使你猛地打了个哆嗦。

老警察注意到了你的存在,眼神暗示了一下母亲:“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母亲嗯了一声,面向你蹲下身子来说道:“孩子,就待在这里不要乱走哦。”

你连连点头,注意力却在母亲通红的眼睛上。二人走远了,母亲的背影带有隐隐的啜泣感。

你很聪明,你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母亲有如此的反应。一股恐惧,让你坐立不安。

这时,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警察们见状拿出一米长的“棍子”,按了下棍底,随后“棍子”便弹出了伞布,原来这是最近很流行的便携雨伞。

趁着他们的一个不留意,你打开窗户,利用自己小巧的体形翻入了这栋住宅的书房。

“大厅的监控调出来了吗?”你听到守门的一个警察询问道。

“调出来了,从8点开启之后,没有拍到任何人进去过餐厅,”另一个声音接道,“还有,餐厅没有窗户”。

“既然大厅监控在8点钟开启,且之后没有拍到任何人进入。那蹊跷的地方就来了,刚刚法医检查死亡时间是在9点钟左右,还是一刀致命。算了,等上层派人来吧。”他语气沉重地继续说着。

……

这是一栋复古气息的小型旅馆,整体的风格非常古老,看来有很多年头了。

“咔嚓!”你猛地落地,竟将一块老化脆弱的地板直接踩穿。你抬脚时留意到,这地板下面是留空了的。

你翻窗后在大厅转了几圈,看到了餐厅似乎有些异样。

你推开餐厅的门,眼前是令人震惊的一幕:一具尸体坐倒在满是饭菜的桌子上,上半身尤其是脖颈位置满是鲜血,显然早已没了气息。

你迅速深呼吸冷静下来,试着破解这房间的端倪。

1.下列选项中,凶手作案时没有用到哪些物品?

A.大门? ?B.丝绸? ?C.雨伞

D.座椅? ?E.地板? ?F.铁桶

2.凶手从二楼的哪个房间取走了物品拿到了杂物间?

A.起居室? ?B.储藏室? ?C.器材室

第一步,凶手在8点前将受害者用迷药迷晕,在座椅面前的桌子上放好凶器,将座椅前端椅腿切断重新摆好,把丝绸绑在已断裂的椅腿上,然后将受害者放置在座椅上。

第二步,凶手把洞口下端垂直的地板撬开,形成一个西高东低的局面,这也是机关中的一部分。凶手将丝绸另一端卡在地板西边高处,随后离开。

第三步,凶手在9点时来到二楼,将另一根丝绸系在一米长的雨伞末端,把未打开的雨伞从洞口垂下后,按下按钮打开,悬空放入从器材室窃取的接力棒,随后垂落。重量将翘起的地板压平,丝绸随之受到压力抽离椅腿,受害者前倾摔落,触碰匕首死亡。随后凶手再将雨伞、接力棒、丝绸一一回收。

8点之后无人进出,且死者于9点死亡,显然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视线密室。

案发现场没有窗户,整个餐厅唯一的缝隙只有二楼杂物房那个一拳大小的洞。通过死者座椅椅腿被切开和丝绸绑着的断裂椅腿,再结合放置在纸巾盒上的凶器,用空的药瓶等线索,我们完全可以推断:凶手在事前先迷晕死者,对椅腿动了手脚,利用滑落惯性杀害死者。那么,丝绸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其一端绑在断裂的椅腿上,另一端卡在地板西侧的裂缝处,只要对丝绸施以足够的力量拉动椅腿使其产生位移,便可成功行凶。

根据剧本和线索可知,地板为东西走向,长条,木质,底部为空的,松动严重,且有裂缝。维修工的证词更是提及有的地板已经变成了“跷跷板”。房间东西为五米,死者座椅离东墙一米处,丝绸长三米,丝绸西端与洞口垂直是关键线索。凶手只要提前把洞口对应垂直的地板翘起,形成一个西高东低的局势,把丝绸一端卡在高处裂缝。如此一来,三点一线的准备工作就做好了,凶手只需要将地板压平即可触发连环机关杀害死者。

线索提及房间高四米,所有线索均没有发现如此长度的物品,因此可知凶手利用多道具达成长度目的。证词线索中老板表明“三米丝绸丢失”与剧本里提到的“一米伞棍、底部有开关”是完美对应的,而且证词线索里说明这两件物品都是丢失的。

综上所述,想要深入触发地板机关需要两点:能深入洞口且具有足够重量用以压平地板。从服务员的证词可知,有人从某个房间拿走了东西去了杂物间(即行凶物品)。从保洁员的证词可知,案发时间段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凶手已经拿走丝绸与伞,去其他房间拿物品自然是去找“重物”。那么,二楼房间线索中唯一可以深入洞口,具有重量,且放在打开伞上的物品,只能为跑步用的接力棒(球与铁桶无法穿过洞口,太空被、枕头和钻石的质量很轻)。

根据以上,我们便可复原凶手的行凶过程。

1.下列选项中,凶手作案时没有用到哪些物品?? ? ? 答案:A.大门,F.铁桶。

判断出凶手的手法后,便可确定凶手必须使用的一些道具。座椅、丝绸、雨伞和地板均是需要用到的,而大门(无机关痕迹)和铁桶(无实际用处)与作案手法并无关联。

2.凶手从二楼的哪个房间取走了物品拿到了杂物间?? ? ? ? ?答案:C.器材室。

确定了触发机关需要足够的力量压迫后,三个房间里唯一可以穿过一拳大小洞口的仅有跑步用的接力棒,所以答案为器材室。


    热门故事
    故事推荐